have one on me

只有聽Joanna Newsom唱歌的時候,才會想到自己是女生。這個女生選了豎琴這樣奇特的樂器,用你從來沒聽過而且稱不上悅耳的方式唱歌,聽她唱歌的時候,溫柔婉約、嬌俏可人、天真清純、風情萬種等一般用來形容女性的詞,全都用不上,而她外型可愛,你也很難說她女中豪傑或酷得要死。她難以歸類,或者說,難以在我們都已經內化了的,男性化價值觀建構的語言裡被歸類。然而女生可以不必是那樣的任何一種,也很迷人。

好可愛的Joanna Newsom

以前只覺得Joanna Newsom很特別,以為不會受得了反覆聽那奇怪的唱腔,但在You Tube看到她的Life演出後就喜歡上她了,大概是那亮晶晶的豎琴實在太漂亮了吧。她的兩隻耳朵會從頭髮中間冒出來,像精靈一樣,好可愛。

特別的怪音樂

在廣播裡面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是Jonaana Newsom的 The Milk-Eyed Mender 裡的一首歌(忙著查相關資料,忘記看是哪首了)。起初是一段悅耳的豎琴聲,接著一個古怪的女聲冒出來,直覺這音樂實在不是我個人偏好的那種,但卻是非常特別的音樂。這大概就像是某些藝術品,你明知到這東西好,跟很多其他人的都不一樣,但即使有錢也不想買回家掛在客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