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Ogijima, Japan (男木島)

# 在男木島想起寶藏嚴 喜歡男木島,跟犬島一樣,不大,不用轉車,走路即可。男木島的房子蓋在山丘上,走在裡面高高低低的小路上,讓人想起寶藏嚴,有人居住,有藝術作品,有遊客偶而來去。

a trip to Naoshima & Kurashiki, Japan (直島、倉敷)

# 神奇的南瓜 船抵達直島宮浦港,遠遠地看到那顆紅色的大南瓜靜靜地躺在岸邊,心情便跟著好了起來,像看到燈塔。在另外一頭的海邊,陽光最炙熱的正午,黃南瓜仍然有一群訪客排著隊等著與她合照。連公車都是南瓜,船沒有南瓜,但那圓點點的個性仍然鮮明。

a trip to Shodoshima, Japan (小豆島)

# 相機沒電池難怪拍不好的中山千枚田 瀨戶內藝術祭有加開一條公車線所以去中山地區變得容易許多,這裡的稻梯田果然是很大一片,興沖沖地把相機拿出來才發現我沒有裝電池,只能用手機拍,少了許多樂趣。爬上去其實有點累。

a trip to Osaka & Kobe

一跛一跛地從心齋橋筋走到道頓崛到千日前通到黑門市場,今天只走了10公里,但是再走下去可能明天到了機場也走不到登機門,只好早早打道回府。回住處的時候,連走錯地鐵出口導致要再多走20公尺回去,都忍不住斤斤計較、懊惱不已。回想那日在神護寺的參道陡坡上還健步如飛,結果過沒幾日竟然就變成這副德性。

a trip to Kyoto: Gion & some temples

熱門觀光點不管好不好玩還是要去繞一圈,去了金閣寺、龍安寺、御室仁和寺、清水寺、地主神社、八坂神社等,其實想要再去更多的,但是腳每天使用過度已經不能走了。結果最大的收穫是吃了有趣的東西。

a trip to Himeiji, Hyogo & Kurashiki, Okayama

會選擇一個地方旅行,通常是因為曾經在書本、電影、影集上看過,或是在哪裡看過照片或是聽過了某些故事而在心中生了根。但是我跟日本實在很不熟,最初能想到的目的地,就只有姬路城了,因為許多年前曾經花了點時間做了一個姬路城紙模型。

a trip to Sagano, Kyoto

嵯峨野的一日是一連串愉快的意外。抵達嵯峨嵐山站之前,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往南的天龍寺方向,還是往北的大覺寺方向,但是到站之後看到所有的人都往南走,我的腳步便毅然地往北口走去。

a trip to Uji, Kyoto

有水流過的城市都是最好的城市,今天到宇治考察再度映正了我的這般迷信。一個下午在下著小雨的宇治走來走去,感覺這地方散發著娟秀優雅的氣質,希望下次能把源氏物語的宇治十帖讀過,再來這裡走一趟。

a trip to Takao, Kyoto

# 歡迎來高雄 今天在(京都的)高雄度過了美好的一天,所以下了山之後早早打道回府休息寫字。高雄這個地方,是兩天前看紅葉情報才曉得的,臺灣高雄人遇上京都高雄紅葉見傾自然得去考察一番。跟隨前人的腳步,我在京都車站比手畫腳迅速買到高雄巴士一日卷,來到了紅葉情報說的神護寺。

a trip to Japan

# lost in translation 生活在台灣總以為有一天自然會需要學點日文或是去日本一趟,結果就是突然人就到了那裡然後一句日文都不會講。日本人的餐會吱吱喳喳的,很多拉長的驚嘆語,每件事都可以很驚訝,到處都在すごい,跟在美國每件事情都說cool但毫不掩飾他在敷衍的感覺不太一樣。

琥珀眼睛的兔子

幾個月前摸到了一顆壽山善伯石的印石,當物主把它從盒子裡拿出來交到我手上,瞬間掉到一百年前,心想,假如我是以前的文人,應該少不了弄幾顆這樣的石頭在家裡,只是撫摸著一顆小小的帶有粉紅色紋理的龍型雕刻就可以自娛好一陣子。是這個觸感讓我發現了《琥珀眼睛的兔子》這本書。

陰翳禮讚

谷崎潤一郎的散文集《陰翳禮讚》,從封面到字裡行間盡是一片黑,自然會吸引幽暗的靈魂。書談的是傳統東方文化之美,從陰暗的角度去談。最近正好在處理一批中國書法的圖檔,特別能體會書裡面提到的那種黑暗中實則帶著豐富濃淡層次的美麗。

市川崑物語 Filmful Life

岩井俊二跟市川崑的電影究竟哪裡相像,使得岩井在電影裡面自述道,市川崑跟他的一席談話令他覺得是世界上最投緣的一段談話,並且在後來把這個現象歸因於,因為市川崑是他的源頭?就我看過的岩井電影跟電影裡所描述出來的市川崑以及一點點的電影片段,我偷偷地想著,好像一點都不像耶。

姬路城紙模型

花了近二十小時的時間完成了日本姬路城的紙模型,愉悅在完成的那一刻便已告終,因為這項活動的樂趣並非來自成品,而是來自製作過程中發現原來紙張可以如此巧妙的方式毫釐不差地穿插接合。

日本鬼

逛到這個日本妖怪的英文網站The Obakemono Project,目前有51種妖怪的插畫跟介紹,畫得好可愛啊。

盲劍俠

亞洲的導演裡面,北野武可能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因為他極富創意的幽默感。盲劍俠的故事反正是我喜歡的俠客故事,這種亦正亦邪的俠客就更有趣了。不過,我只想說說那些漂亮的轉場。

天守物語

KuNa’uka Theatre Company, 天守物語, 國家戲劇院 2004.04.09-11 演出前迅速地掃了一遍劇本,頭兩頁讓我想到高中國文讀過的聊齋故事《口技》,原來是個神怪故事,令我非常期待接下來的演出。一開始幾個戴著圓帽的男女像在跳蘇非教派的迴旋舞一樣,不停地繞著圈圈,把主角介紹入場。退出後,其中兩個人又回來靠著柱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