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掉貪心

這陣子看了不少醫生,每看一個醫生就多出一個毛病,多出一個毛病就多出一個規矩,生活秩序也受到不少干擾。很長一段時間每天只睡4小時的生活是不能也不敢回去了,白天打雜的時間沒有變少,下工以後的遊玩時間大減,還要分一些適應新生活以及看醫生,害我一直還沒有辦法決定這剩下的寶貴遊玩時間要拿來做什麼。

control

曾經聽某長輩說起國外求學時,因病手術後醫生問起有無人陪同回家時,一時悲從中來並決定緊快結婚成家的故事,那時只覺得這反應頗有趣,想說我的話就會立志讓自己不要生病還比要其他人幫忙來得可靠。直到最近身體接二連三地出現狀況,才曉得人在疾病裡會變得脆弱,那時只是自己的身體與意志都太過強健。控制狂對於無法控制的情形實在很難不沮喪。

從來不曉得感冒是怎麼發生的,這次更是莫名其妙。

關於神經心理的閱讀

上週的New Yorker有一篇好玩的文章,是神經科學家Oliver Sacks寫自己在1950~60年代用藥的經驗,篇名叫Altered States,付費閱讀的文章。雖然以前也看過一些迷幻藥相關的作品或是描述,但是由研究腦神經的醫師來寫又有更多的可信度。

假如我不認得你

親愛的朋友,假如我在路上碰到你但是不認得你,不是因為討厭你,或者冷漠,或發呆的緣故,只是因為我腦袋的某個地方壞掉了。這症狀還有個名字,叫做prosopagnosia。今天看到Oliver Sacks的文章 Face Blind: Why are some of us terrible at recognizing faces?,講到許多他因為認人障礙所造成的糗事,非常有趣,而其所描述的症狀正好也是我長久的困擾,有點如釋重負也有點哀傷,原來我真得有病…

美麗過期

近來偶而會在路上遇到一個舊識,我眼力太差,常把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誤認為姊妹,為了辨認此人是不是我以為的那個,總是盯著人家臉瞧了許久還是沒有結論,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哇,真的是耶,嚇了一跳,人家以前很帥氣的啊,怎麼不帥了!!於是我當下做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就是開始催眠自己,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哈,都不知道原來會有這種反應。紀錄這個膚淺的moment,大家要好好保養啊。

like hangover

早上起床趕著去校稿,一陣宿醉般的頭疼,才刷了兩口牙就決定把漱口杯丟掉,站不穩,趴在地上乾吐,弄倒了馬桶旁邊的垃圾桶,我想我應該趕快回到床上躺下來,一進房門就撐不住跪了下來,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