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科特選

住處附近有間咖啡店,可能我太少去或去的時間太奇怪,每次去都沒有其他客人。前些日子在那裡被招待了一小杯咖啡,兩三口就喝完的那種,咖啡溫度不高,想說大概是煮了沒客人只好讓我喝了,但結果只是淺嚐一口,就覺得齒頰留香,甚至有回甘的感覺,香氣持續了半個多小時。這香氣讓我念念不忘,所以家裡的存貨消耗完畢,立馬就跑去店裡訂了一包回家。

a trip to Japan

# lost in translation 生活在台灣總以為有一天自然會需要學點日文或是去日本一趟,結果就是突然人就到了那裡然後一句日文都不會講。日本人的餐會吱吱喳喳的,很多拉長的驚嘆語,每件事都可以很驚訝,到處都在すごい,跟在美國每件事情都說cool但毫不掩飾他在敷衍的感覺不太一樣。

a trip to NYC – the trivia

# 地下室 人行道上每一家外面的人行道上幾乎都一個地上的門,常常會看到那門是打開著的,那是送貨到地下室的門,我每次看到門打開都會想要偷窺一下地下室的擺設。別的城市不曉得是否也是如此。(結果google發現很多人掉下去好可怕)

面具麵包 Fougasse

前陣子經過珠寶盒看到剛出爐的面具麵包(Fougasse)長得很漂亮,麵包像澎澎的大葉子,上面鋪了乾番茄、蒜頭、黑橄欖、綠橄欖,雖然表面油滋滋的,但那天天氣太好,看到這種長相奇特又有奇怪的名子的麵包,還是買回家吃了。

太空冰淇淋

上回去USS Midway博物館看到在賣太空食物,鋁箔包裝印了太空人的圖案,還打上NASA的Logo,這種包起來匪夷所思的東西很明顯就是要賣給我的,看他特價3包10美元,就買了三種口味:三明治冰淇淋、巧克力碎片冰淇淋、三色冰淇淋(英文是Neapolitan ice cream,源於那不勒斯移民,通常是巧克力、香草、草莓三色)。前兩包先前給人吃掉了,剩下一包趁颱風天無聊拿出來吃掉。

The Trip

下大雨的下午無處可去,翻到一個叫The Trip的影片,打開以後發現Steve Coogan正打電話約Rob Brydon去英國北部進行美食旅行,突然就明白它為何出現在我的電腦裡了。接著才看5分鐘就因為裡面的語言笑個不停,按了暫停去IMDB繞一圈,發現導演是Michael Winterbottom,就更了然於心了。

小器午茶

造訪小器食堂的下午,店裡人不是太多,從正門落地玻璃灑進來的陽光,讓桌上的風景顯得特別誘人。來貼一下照片,希望有一天家裡的餐桌也有這種風景。 美美的水杯 金幣煎鬆餅的粉灑得真有氣質 抹茶拿鐵的杯子也很好看,用的是中間有點凹陷的薄玻璃杯,但是沒有照好就不貼了。這張在華山拍到的長滿草的倉庫很有趣,因為相機曝光過度造成很奇妙的效果。

虱目魚粥

小時候我常常納悶為什麼我們家常常要吃虱目魚這種有不甚美貌的黑斑,然後又佈滿細刺的食物。每次碰到虱目魚,吃飯就會很沒效率,夾一小塊肉,要挑半天魚刺,不小心刺到牙齦或吞進喉嚨,那微微的刺痛,可以讓人很有活著的存在感。

畫餅充飢

基本上畫餅非但無法充飢,還會越畫越餓。True Story。這小木屋鬆餅構圖簡單,看照片不覺得多可口,本以為是不太有趣的題目,但實際上畫很久,可能光是紙袋上的圖樣跟空心字就花了一小時,而且可能是長時間一直盯著鬆餅的關係,越畫越餓,越畫越想吃(決定明天來去吃),而且用鉛筆畫的鬆餅可能因為排除了雜亂的背景,實際上比照片看起來還要可口,真是有成就感啊。

山中消暑慢食

週末跑去參加畫畫班的寫生活動,本來對這種要在畫技欠佳的情況下就得讓路人品頭論足的活動多少有點障礙,但實在因為地點選在看起來蠻有意思而且沒車就很難去的石碇文山草堂,於是就起了大早跟大家一起去了。

彩色

畫了鉛筆畫之後,對於灰階可以表現的豐富層次感到驚奇,以為從此只要鉛筆就夠了。結果進到有顏色的世界以後,突然又了解為什麼人還是喜歡彩色的,繽紛的色彩有一種容易親近的柔軟,尤其顏色混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產生的各種變化是那麼迷人那麼難以掌握。

關於戒咖啡

馬修史卡德多次提到AA(匿名戒酒會)的事情,但直到自己開始戒咖啡才了解那是怎麼回事。想喝酒的時候就去AA,和其他人聊關於戒酒的事,用一個習慣取代另一個習慣,真正的問題在於習慣不是那麼容易消除。每天早上磨一湯匙豆子,用快煮壺燒一壺水,準備好一杯咖啡不用五分鐘,咖啡有很多種味道,同樣黑黑的一杯,有甜有酸,有的濃郁有的淡雅,永遠有新的豆子可以嘗試,此外黑咖啡香氣四溢,提神醒腦沒有熱量,一杯只要10元。這習慣的養成原來是出自於感官、新鮮、經濟、效率的四重追求。

沙拉日

最近開始走一條新的路線回家,經過南京東路的時候,在路邊看到一個招牌寫著綠色的Saladay,當下心頭為之一震,難道這是夢寐以求的沙拉專賣店嗎?實在很想念在Denver遇到的Mad Greens,而且這店的設計有種很好親近的感覺,就像是我會收編為愛店的那種,當然就走進去了。

內斂的希臘優格

最近發現超市有在賣好吃的希臘優格,濃稠帶酸味,不甜,有牛奶的純淨,覺得整個人都單純了起來。本來是打算弄一些水果或乾果糕點之類的來搭,可是最後還是覺得單純的好。他們家還有原味優格,比較喜歡這個。

咖啡與煙

NPR這週有播Tom Waits的新專輯,還蠻好聽的,很熱鬧的專輯,然後就把咖啡與煙有Tome Waits跟Iggy Pop的片段再拿出來看一下。這片子看幾遍都還是覺得很奇妙,說不上來哪裡好笑,但是那些尷尬又不投機又充滿敵意的對話跟沈默(只好猛喝咖啡),就是很有趣啊。

疲倦

叮咚!踏進便利商店的那一刻,才剛在10公尺外的麵店吃了100元的晚餐,但是腦殼下的一團東西卻下達了尋找氣泡液體的指令,以及肥吱吱的薯片,冰淇淋與巧克力,這些玩意兒組成了一幅趣味又涼爽的幸福畫面,還有斯~~~的聲音,那團糊在一起緊張兮兮的東西在氣泡液體澆灌下,就愉快地鬆開了。可能順便再一本翻完即丟的圖文雜誌,因為疲倦會讓最好笑的喜劇都變得不好笑,只嚥得幾口眼睛糖果。我想要熬夜玩小遊戲讓精神休息,也想要好好睡一覺讓身體休息。

a trip to Austin, TX

10月底的Austin天氣還是好得不得了,這座城市充滿著陽光、橡樹、以及漆成各種顏色的石頭矮房。這裡的街道戲劇性地高低起伏,不曉得為什麼即使在市區也常常杳無人煙,走起來頗有閑適之感。也許是路邊用仙人掌作為行道樹,也許是隨處可見的石頭牆面,或者是所謂的墨西哥風格,總覺得Austin沒有一般現代都會城市所散發出來的某種同質感,它自成風格,它漂亮得有個性。

買酒記

最近有個機會需要去清酒鋪買酒,本來依我的想像是請老闆依照我的預算推薦幾款,然後挑一款長相順眼又符合大眾喜好的拎了就走,結果發現可以試喝,糊塗間就先喝了花之舞吟釀。我其實不曉得那是什麼味道,感覺起來就是清新愉悅樸素又有點個性,大概是太久沒喝酒了,一口下肚龍心大悅。

香料奶茶

拿不定主意要買那一種,所以一下子買了兩包香料奶茶,圖左邊那包用的是印度茶葉,裡面有斯里藍卡產的紅茶、檸檬草、荳蔻、丁香,做成茶包狀,右邊那包是尼泊爾的茶葉,裡面有一包紅茶跟一包香料,有薑、肉桂、荳蔻、月桂葉,兩種味道不同。煮這奶茶並不費事,但為了喝上一杯要開爐火,刷鍋子,準備濾網,調整牛奶跟水的比例等,倒是別有一番小費周章的情趣。

山中慢食

傍晚,抵達松園門口的時候,看到一名身穿黃色棉衣的先生在花壇邊盤腿打坐,覺得有趣,直到停好車走過去,才曉得他是門口的接待。踏進大門,走在林蔭小徑上,便想起了木柵山上的優劇場,進到主建築前也都有這麼樣的一條洗滌身心的小道。先在園子裡繞了繞,原來房子有好幾間,雖然空無一人,仍是透著黃色的燈光,可以看到裡面彷彿文人品茶賞畫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