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酒記

最近有個機會需要去清酒鋪買酒,本來依我的想像是請老闆依照我的預算推薦幾款,然後挑一款長相順眼又符合大眾喜好的拎了就走,結果發現可以試喝,糊塗間就先喝了花之舞吟釀。我其實不曉得那是什麼味道,感覺起來就是清新愉悅樸素又有點個性,大概是太久沒喝酒了,一口下肚龍心大悅。

德國白葡萄酒

嘗過的白酒總又薄又酸,相較之下紅酒不論氣味與顏色皆豐富多變,有趣很多,故自以為紅酒就是比白酒讚,現在才曉得,原來是因為沒有喝過德國白酒。以前以為德國只有啤酒好,真是孤陋寡聞了。

夜半酒後續

竟然起酒疹了。刺痛…一陣陣的刺痛規律地侵襲著我的背脊,以五秒鐘一次的規律。對比那晚一個人在家小酌的盡興,真所謂樂極生悲。

清酒風

很多年前喝過一次溫熱過的月桂冠清酒,很甜,有著很濃郁的米香,那是我對於清酒唯一的記憶。所以今天直到酒端來之前,我都還期待著溫酒配燒肉的畫面,結果原來可以冰著喝。這家店叫鈴藤隱酒藏,是一間寧靜的小店,寧靜不是店裡面靜止無聲,而是空間、食具與飲食類型交織出的寧靜體驗。

米倉喝酒會

聽說有酒可以喝,我的眼睛自然地亮起來了,啊,這久違的反射性動作啊。話說前陣子雜事多致茶不思飯不想,不吃飯也不餓,喝咖啡覺得想吐,還有點淡淡的擔心,怎麼失去了所有的興致了呢。不過還好,今天這「聞酒變色」的反應像是回到了正常的從前,很好,很好。

dizzy

「要不要來點調酒?」聽到這話的時候眼睛不由自主地亮了起來。在某些東西面前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面部肌肉的抽動。 然後我把摻了伏特加的檸檬水很快地當飲料喝完了,基於一種實驗的精神。很快地我發現全身紅得跟煮熟的蝦子差不多,竟然從頭紅到腳,簡直是打破了我的紀錄。其實蠻遜的啦,這樣不能去當酒鬼。呵呵。誌之。

今日酒

擺在眼前的是剛推出兩個月的金門紅高樑,聽說新產品推出後超過三個月會變得不好喝,還好現在滋味正好,不嗆不辣不酸也不苦,非常順口。很多人以為我喜歡喝酒,其實追根究底是一種紀念過去一段時光的方式,

喝酒的小孩不會變壞

阿才的店是一間有十五年歷史的台式料理酒家,這家店據說在新聞圈、政治圈子裡很有名,選舉前後各色人馬在此匯集,熱鬧非凡,生意好的時候,喝酒喝到半夜三更是常有的事,喝醉了所幸倒在一邊,旁邊還有被子軟墊,客人什麼時候走,老闆就什麼時候關門,菜色我這老土叫不出來,只覺得每一樣都好吃(呵呵呵),卓公帶來的高梁加甘蔗汁也很讚,原來同樣是金門高梁也有等級之分,今天我頭一次喝高梁就喝到高檔貨,哈哈哈,真開心。卓公說,喝酒若喝到頭痛表示喝到壞酒,喝好酒是絕對不會頭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