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eyes

我有幾本紀蔚然的書,那日在書店翻開私家偵探的時候,突然知道原因。這書才看沒幾句就害我失去控制,頻頻發出奇怪的笑聲,於是破紀錄地才翻到第3頁,就趕緊低頭躲避左鄰右舍投射過來的異樣眼神,掏錢買書做damage control。想當然爾,這書萬萬不可帶到捷運上看。

暗店街

翻完傳授人們消聲匿跡方法的人間蒸發術之後,看到一本小說,是關於一個失憶症的偵探想要找回自己前半生的故事,書名叫暗店街(Patrick Modiano, Rue des Boutiques Obscures)。

紐約三部曲

紐約三部曲是利用通勤的時間零零碎碎地看完的,事後覺得如此強迫打斷閱讀是正確的作法,以避免被吸入那寂寞的深淵,被逼問那關於自我是什麼的提問裡。

讀愛倫坡

近兩個月沉迷於一部妙語如珠的搞笑影集,導致荒廢了各種閱讀,成了不折不扣的電腦椅馬鈴薯,深刻體驗到電視媒體所帶來的立即性回饋,是多麼地難以抗拒。不過自從我把讀的書換成愛倫坡小說集之後,情況就不同了。

男性版羅曼史小說

最近還是沒什麼長進地在看推理小說,瑞典的馬丁貝克系列很不錯,不過今天要講John D. MacDonald的《深藍再見 the deep blue goodbye》。我看的是謀殺專門店的版本,它封面寫著「推理小說史上最綺麗浪漫的海灘遊俠探案、勞倫斯卜洛克強力推薦的頹廢私探推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最佳典範,風行全美的另類男性童話」,大概是我最近看過寫得最精準的推薦文字了,基本上都給它講完了。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中文書名叫《守護者注視下》,我在偵探研究看到的時候就很想看。守護者是一個私家偵探,我們從頭到尾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不清楚他的長相,只知道他長相普通,在人群中你不會注意到或是看過就會忘記。

偵探研究

詹宏志的《偵探研究》蠻好看的,尤其我近來讀的書只有通勤時間讀的偵探小說,讀到後來不知看什麼好(因為書太多),這本應該可以讓我按圖索驥,多找些閱讀題材。

我想要當瑪波小姐

瑪波小姐(Miss Marple)是阿嘉莎克莉絲蒂小說裡面的人物,這陣子把妙探瑪波系列都看完了,在看到倒數幾本的時候,突然冒出了一個好想當瑪波小姐的念頭。 珍瑪波小姐是一個滿頭白髮,喜歡園藝、打毛線,以及到處打聽的鄉下老太婆

姑獲鳥之夏

京極夏彥的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以關口巽去找舊書店老闆兼驅魔師的老朋友京極堂聊天開始,以京極堂的辯才無礙以及關口作為一個帶來八卦消息又老是掉入老友語言陷阱的老實模樣,不免讓人聯想起陰陽師安倍晴明跟源博雅的設定,但這故事又多了幾位性格同樣鮮明的角色,尤其是榎木津這位眼睛不好但可以看到他人所見事物的超能力偵探(這個設定又跟希臘神話的Cassandra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光是這幾位「偵探團」成員的存在,故事就已經顯得很有看頭。

上癮

卜洛克的史卡德系列是一個圍繞著紐約地區一名戒酒中的私探的故事,看來看去這一系列故事中最主要的犯罪是上癮,或者說是上癮引起的犯罪,所以故事裡常見的犯罪動機都不是為了錢財或是美色等理性的目的,而是由癖好所驅使

男子漢偵探小說

最近為了消除焦慮看了幾部偵探小說,卜洛克的史卡德系列數本和漢密特的馬爾他之鷹,感想:非常男子漢!

daily detective story

前幾個星期我去看了紀蔚然的《嬉戲》,嬉戲基本上就是胡搞,個人小小的感想是,這胡搞稍嫌文雅,話說太多,要kuso又不夠徹底,總之是不滿足。這其中跳出個阿嘉莎克莉絲蒂教台灣一演一年多只會說「你招是不招」的包青天寫推理小說,她說,你要努力讓越不可能是兇手的,越可能是兇手;後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種模式,就改成越可能是兇手的人,就越可能是兇手;當大家又都習慣了這種模式,覺得失去推理的樂趣時,就又出現第三種寫法,就是所有的人都不是兇手,或是所有的人都是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