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Sidi Larbi Cherkaoui – m!longa

Sidi Larbi Cherkaoui – m!longa

這個好好看。開始沒有多久,看著舞者們不停地繞圈圈交換舞伴,流暢有序的場景就讓人目不暇給,印象中的探戈舞蹈只是某種性感炫技的男女雙人舞,原來可以三個人跳、四個人跳、還可以交換舞伴,再繼續看下去,每支舞都有很直接很強烈個性,原來一個舞台上可以有這麼多不同的情緒,不同的面貌,而且是娛樂性高很有感染力的表演。

雲門2 十三聲

雲門2 十三聲

好像有點了解為什麼每次看鄭宗龍的舞作都會有感覺了。似乎是因為,它們不在說一個故事,而是在呈現一個影像,一個場景,一個空間,它們的模糊曖昧能夠召喚出那些你經歷過的無法用言語編織為情節向人清楚述說的,但是留在眼底裡的影像,留在肌膚底的觸感聲音溫度與氣味。

烏帕塔舞團《 巴勒摩 巴勒摩》

烏帕塔舞團《 巴勒摩 巴勒摩》

巴勒摩是西西里島首府,不久前才看到有人以其為Mafia發源地故翻譯成「怕勒摸」,所以對此處有了駭人的印象。Pina Bausch 1989年首演的巴勒摩巴勒摩,果然也不走溫柔風格。

雲門2 杜連魁

雲門2 杜連魁

去年意外看到《一個藍色的地方》以後,記得了鄭宗龍這個名字,今年看到要演《杜連魁》,就很期待會怎麼詮釋,果然還是很有趣。

季利安計畫

季利安計畫

Jiří Kylián kylworks, 2/22 國家戲劇院 捷克出生的編舞家Jiří Kylián的作品,有四齣舞碼,幸運餅乾、無名、14分20秒、生日宴會,六名不同年齡層的舞者,每支感覺都不一樣,雖然我仍然不會看舞,但看到有趣的形式,所以來寫一下。

The Book of Mormon

The Book of Mormon

The Book of Mormon, 12/29, Eugene O’Neill Theatre Musical, checked。買完票的那天覺得我應該是瘋了,這票無敵瘋狂貴,而且我又不看音樂劇,只能說誰叫我這幾年老是不小心看到Neil Patrick Harris在東尼獎的表演錄影,以致於無法不好奇百老匯目前最熱門的音樂劇長得什麼樣子。(btw, 好想看他明年春天要演的搖滾芭比。)

Sleep No More

Sleep No More

Sleep No More, Punchdrunk, 12/22, The McKittrick Hotel 年初的時候聽說了Sleep No More這齣劇,場景設在旅館的幾個不同的房間裡,戴著面具的觀眾可以隨意走動選擇想看的劇情,所以每個觀眾經驗到的都不一樣,聽起來很酷,但還真沒想過有一天會真的目睹。

死亡練習曲 Preparatio mortis

死亡練習曲 Preparatio mortis

Preparatio mortis / Jan Fabre / Annabelle Chambon(dancer) 兩廳院實驗劇場 11/16 燈暗後我們在黑暗中聽著環境音樂等待了超過5分鐘,然後出現了微弱的光,模模糊糊地好像看到舞台中央的一座小山,好像是花堆成的。它在動,像在呼吸一樣。

Akram Khan – DESH

Akram Khan – DESH

Akram Khan – DESH,9/21, 國家戲劇院 細緻的單色動畫隨著一股煙,緩慢出現在舞台上,配合著阿喀郎口述的孟加拉傳說,他搭上了船,抵達森林,爬上樹梢偷採蜂蜜,我們看到一個極度精巧的,讓人對無憂的童年與古老文化產生聯想的美麗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