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李奧先生幻想曲

Y2D Productions in association with Chamäleon Productions, Leo 李奧先生幻想曲, 3/16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李奧先生好可愛!!喜歡這齣劇,因為它有一個簡單清楚的概念,一個演員一個空間講一件事情,但是不會無聊,舞台房間的設計、燈光、音樂、動畫等也都是簡單中帶有變化,好的極簡風都是這樣的。

Donka 華麗夢境 給契訶夫的一封信

Compagnia Finzi Pasca, Chekhov International Theatre Festival, Donka – A Letter to Chekhov, 3/15 國家戲劇院 我愛馬戲團。這齣劇從Chekhov的生平與其創作擷取片段,組織成一段段的意象,由一群深懷絕技的演員演出,音樂很好,視覺效果很好,還有一點幽默,應該會入圍我的年度愛劇。

下雪了Slava’s Snow Show

聽說下雪了(Slava’s Snow Show)很好看所以去看了,也聽說要坐一樓才好玩但因為我過去只要坐一樓就會覺得戲很難看,所以沒有掙扎太久還是選了二樓的位置,從高空俯看,畫面很壯觀。

IxBE 筆記

IxBE par la Compagnie Jérôme Thomas 兩廳院實驗劇場 今天見到了一位真正的小丑。西洋文學的傳統裡,小丑講話顛三倒四,卻往往是至理名言,看似瘋狂,卻是是所有人裡面最清醒的。 時髦的電子音樂,有點電影盲劍俠配樂的那種調調,帶了點東洋風。舞台大約是空的,背後一片泛著藍光的白幕,然後就是一身黑衣黑褲的表演者跟他的各種白球,表演者的身體和球配合著音效與燈光巧妙移動,說穿了就是雜耍,但又比印象中的雜耍特技高明,在精湛的肢體動作外,球的在場/不在場、球動/人動的反覆辯證,總覺有著超越肢體之外的濃濃禪意。雜耍可以跟太極拳的禪意相通,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烏斯男人

L’homme d’Hus par la compagnie La Mère Boitel 兩廳院實驗劇場 就是像左圖看到的粗糙的木架子,這玩意兒長得不怎麼樣,但是非常好玩,可以像圖裡面看到的整齊的疊起來,數目一多,會稍稍歪向一邊,兩疊各歪向不同方向的就可以形成一道封閉的尖頂門,如果把木架的腳兩個兩個釘在一起,讓它們可以活動,一堆以後可以繞成一個向針球一樣的立體圓輪,如果攤開反過來擺在地上,拉動最前面一個後面就會跟著動,像身上長了刺的蜈蚣一樣在地上爬,如果把它們分開來,隨意丟成一堆,木條交互穿插,形成一個木堆,人可以在上面爬來爬去。就像是一種大型的樂高玩具,一個元素,隨便亂疊亂組合,就可以生出一堆不一樣的東西,不過這也不是人人能玩,要很有力氣,不怕受傷的特技馬戲團員才玩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