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Xuzhou

# 烙饃包饊子,也可以包點狗肉 吃了幾餐徐州食物,除了很辣,就記得烙饃包饊子。一開始以為是麵皮包碎油條,後來才曉得饊子是下圖右下角這種細絲狀炸物。饊子上面那盤紅紅的是狗肉,請不要問我好不好吃。

a trip to Beijing

# 在北京南站體驗逃難 北京南站是此行最難忘的地方。這地方非常奇怪,剛進去見它寬敞明亮,有這幾天難得一見的現代感,走進去發現候車區擠滿了人,一位難求,但旁邊的星巴巴座位不到10個卻只坐了一半

酒徒、美麗的黛絲娜、人山人海

最近的新北市電影節很不賴,感興趣的片很多,更重要的是套票六張300元,所以就乖乖地跑好遠去板橋看電影。剛看了三部片,巧的是都是關某種受壓迫者的苦悶,而且都是悲觀的,隱隱地相互呼應,《酒徒》在香港,《美麗的黛絲娜》在印度,《人山人海》在中國。

海上傳奇 I Wish I Knew

海上傳奇 I wish i knew 7/3 台北電影節 我不確定我的解讀是否符合作者的意圖,但我是因為這個視點而感覺電影棒極了。海上傳奇是一部紀錄片,講上海的故事,片子裡面訪問了許多人,多數的時候,他們述說著上一輩的故事,穿插了許多跟上海有關的電影片段,以及這個城市的建築與水道。我感覺這部片不在延續普遍強調上海城市歷史風華的論述,而是關於種種傳奇如何形成上海的城市意象。

賈樟柯 小武

《小武》這部片很特別,兩週前在光點看完一直想要寫點什麼卻不曉得如何下筆,想想還是隨意書寫好了。這次光點的主題是「恐怖的新銳 – 大導演的獨家片單」,這一部是賈樟柯的第一部劇情長片。

冬春的日子

在光點看了冬春的日子,王小帥的第一部電影。故事大致是關於小冬和小春兩位青年畫家自中學認識起一直到讀完大學,畢業後留校當老師,日子簡單反覆,男的沉浸在封閉的世界裡,女的想要掙脫這個牢籠。

7 years later…完美生活

開始寫部落格的前一年,經歷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金馬影展,搖滾芭比、無法無天、創世紀,但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動詞變位》也是那時候看的,2002年秋天的女性影展,同樣什麼都沒留下。那之後,我開始有意識地看中國大陸電影,也開始在大小影展尋找唐曉白導演的名字,終於在今年台北電影節找到了她的第二部劇情片名《完美生活》,今天才曉得,原來已經過了七年。七年原來這麼短暫。

三個水域,三種漁夫

最近跟捕魚的很有緣,連續在光點的液態影展跟台北電影節看到很特別的漁人故事。這三部電影的場景分別在魁北克、庫頁島、黃河,不同的地理時空,發展出截然不同的捕魚方式,也各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困境。

無用 woyong/useless

台北電影節播了賈樟柯的《無用》,是一部很有意思的紀錄片,雖然中間我幾度覺得節奏太過緩慢、不知整部片究竟是要表達什麼,但一直看到最後,在一群煤礦工人全身黑黑地在公共浴室洗澡的畫面,忽然一切都明白了。

圖雅的婚事

電影開始前十五分鐘才抵達城市舞台,出乎意料地排隊的隊伍並沒有很長,是星期五晚上的《圖雅的婚事》耶,有點驚訝。今年台北電影節的片單我左翻右翻沒有看到太多想看的片子,主題是丹麥,但好像只有中國大陸的片子讓人想看。圖雅的婚事就是其中之一。

北京男孩。女孩。

李季紋,《北京男孩女孩》木馬文化2005 看過一部拍北京民工的《十七歲的單車》,但我記憶力不好,記得義大利的《單車失竊記》,但這部電影比較有印象的是那生動的方言。印象中戲裡面常用到「軸」這個字,用法似乎很多,譬如說這個小孩「有軸勁」,大概是說他脾氣硬、有韌性之類的,真是非常有力道的語言。大概太專注在理解方言上,便把主戲給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