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Montpellier, France

# Zaha Hadid 第一次看到Zaha Hadid蓋的房子,Pierresvives是一間2012年才開幕的圖書館,開在一個不太容易去的地方,會來的人大概都是為了看建築來著的。

Urbanized 全球都被都市化

今年設計影展還是很不錯,Urbanized也是我一直很想看的紀錄片,是Helvetica的導演Gary Hustwit拍的,他還有一部Objectified我也很想看:D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是一部很好的紀錄片。Pruitt-Igoe是美國密蘇里州St. Louise市政府在1950年代杜魯門總統任內,因為1949年的住宅法通過而興建的社會住宅。這33棟長得一模一樣的高樓,讓許多原本住在貧民區的窮人得以搬到一個明亮、寬敞、有電梯、有排水系統、有大片草地的環境。開始的時候,那就像美夢成真,人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床可以睡,有可以關上的門,有位於高樓的視野。然而才不過幾年,它就成了惡名昭彰的犯罪溫床,能搬走的紛紛搬走,住戶從三萬人減少到八百人,留下來的人面對更差的生活環境,卻必須付出更高的維護費用,不到二十年,市政府決定把它整個炸了。

小芎頂屋紙模型

這個可愛的小芎頂屋紙模型是在垂直村落的展場做的,說明是寫需要三個半小時,但它全部組件只有一片,想是不用那麼久,所以就乖乖地把它做完了。一邊做一邊想,我假如是策展團隊一定反對把這種複雜的東西放在展場裡,怎麼可能會有人要花三個半小時在這裡做這種東西呢,但隨即又意識到我自己就在做,所以真的就是什麼人都有。做完後可以得到貼紙…

朗讀違章

當我們談建築,大部分的時候,這個詞引發的聯想,是那些宏偉華麗的風景,諸如豪宅,摩天大樓,博物館、體育館,是把建築視為一種巨型的造型藝術,不考慮功能的純美學觀賞,在這種觀點下,在乎的是造型、材質、結構與技法。只是建築不一定要這樣看。

鴿子房

在高美館閒晃看到這個可愛的照片,林玉婷做了一系列台灣老民宅的造型蛋糕然後拍下來,有鐵窗、電線桿、鐵皮屋頂,有種滿植物的陽台,有各種紅鐵門,但是我最喜歡的是這個屋頂的鴿子房,真是喚起了我的鄉愁。

物理學家的城市理論

看到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 “A Physicist Solves the City” 覺得有趣,是關於物理學家 Geoffrey West 所做的研究,他試圖透過分析大量與城市相關的數據來找出城市發展背後的公式,這個方法跟都市理論家從觀察城市的歷史發展著手很不一樣,城市的差異只是數據的不同,其實頗令人不安,而且發現好像也稱不上創見,已經有更優美的文字跟例子來說同樣的事情了,但能夠提出數據佐證,突然有種科學家要撈過界,把城市研究從社會科學研究者的手中給搶走了的感覺啊。

A trip to MIT

上午七點半抵達波士頓機場,搭地鐵到旅館,上網收信,中午就走路到MIT,開始了三天非常疲倦的行程。我是小人物,最閒,但也是要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弄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到旅館。因為這陣子生活變動多,疲倦再加上時差,簡直是招架不住,常常覺得心臟快要負荷不了,但看同行的大人專注依舊,就覺得作為一個年輕人實在不應該這麼沒用啊。

玉米大樓及其他

在芝加哥的第二天清晨趁著還沒開工到處閒晃,遇見了玉米大樓。樓的名稱叫作Marina City,看到的時候非常興奮,不是因為它長得像玉米,而是因為它是wilco的Yankee Hotel Foxtrot封面的那雙子樓啊。呵呵,以前還真不曉得那封面畫的是真的建築物,看到實物就矗立在眼前還真有種戲劇感。

姬路城紙模型

花了近二十小時的時間完成了日本姬路城的紙模型,愉悅在完成的那一刻便已告終,因為這項活動的樂趣並非來自成品,而是來自製作過程中發現原來紙張可以如此巧妙的方式毫釐不差地穿插接合。

L’empire des signes

Roland Barthes, 《L’empire des signes 符號帝國》 北京:商務印書館 符號帝國是巴特旅遊日本所寫的符號學觀點的小書,藉由觀察日本生活文化的各個細微層面,並比較東西文化的異同,來思索符號與意義之間的關係。這本書的繁體字版叫做《符號、禪藝、東洋風》,台灣商務已經絕版,不小心在圖書館瞄到這本小書,驚喜之下開始了我第一本簡體字書的閱讀。

Archigram

Archigram, 建築電訊, 北美館, 3.15~6.08 當倫敦下起雨,人們關心的是雨還是建築?Archigram認為城市是一連串事件的集合體,建築反倒是次要的。一個理想的城市應該是讓人能隨意出入那些好玩的地方,參與好玩的事,因此,建築應當是能夠移動的,於是有了長了腳的房子、用過即丟的disposal architecture、用管線連結的空中之城、充氣屋、木頭插座、插接城市、電腦城市、艙室、接合城市,建築不再方正的、固定的、侷限人的,而是奇形怪狀歪七扭八的接合,有如普普風的拼貼藝術,呈現了流動、活躍的特殊風格,Archigram不在乎邏輯、不考慮可行性,任憑想像力無限擴張,顛覆學院傳統、釋放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