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need a myth

We Need A Myth是Okkervil River去年的I Am Very Far專輯裡的一首歌,這種主題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與此類似的大概就像Wilco的Wishful Thinking吧。日常生活裡常常看到各種符號操作的行進,逐漸認識到很多事物的虛假,久而久之覺得除了權力運作,一切都缺乏真實感。然而儘管如此,卻總覺得很想要無視那些虛假的成份,去相信什麼,去擁抱什麼,讓意義可以滋長。我們需要神話,神話裡有人們最真實的渴望。

總理的最後告別、落跑教宗

新北市電影節的片單好像按照主題排過,上週看到的片子都圍繞著市井小民,這週看的片子居然都跟政治與媒體有關。《總理的最後告別》(Leaving)是已故的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執導,由他的舞台劇劇本改編的片子,《落跑教宗》(We have a Pope)是Nanni Moretti的電影,都蠻有趣的。

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是透過回憶,緩慢地觀看童年發生過的種種細節,並藉此來理解生命何以如此,人何以如此,我何以如此。所有的孩子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依賴著與父母與家園的互動拼湊出對於世界的理解,建構他們的世界觀,此時的父母如同巨人,他們哺育滋養生命,給予保護、愛與溫暖,他們也喜怒無常,反覆不定,他們是孩子無法割捨的依賴,卻也帶給孩子萬般迷惑與手足無措。

寂靜之光 Stellet licht

《寂靜之光》(Stellet licht)是一部非常美,有些宗教性與神秘的電影,在墨西哥拍攝,有關一個住在鄉間生活簡樸的門諾教徒,掙扎於兩個愛人之間的故事。整個電影節奏緩慢,幾乎為了炫耀那片美麗的田野似地,以大量的膠卷呈現那鄉間道路、田野、樹影與天空,像是成群的飛鳥、駛在泥土路上車子、隨著時間與天氣變換顏色的天光等,清晰的鳥聲、車聲與蟲鳴充盈耳際,每一幕都是那麼地精心雕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