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2017年的最後一天,強忍著頭痛寫著寫著,還沒完成,外面便放起了煙火,我知道這個在年末前寫篇回顧的儀式,已經難以達成,於是闔上筆電鑽到棉被裡去了。雖然晚了兩天,還是勉強把它完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