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壞了

上次出國好像把好運用完了。 早上醒來,翻了身關鬧鐘,隱約覺得手肘壓到東西,等我再醒過來,才發現眼鏡鏡片破了。

戰火浮生 the war (SoundDrama Studio)

莫斯科聲音劇場工作室的《戰火浮生》,全長135分鐘,有著滿滿的聲音、語言、畫面與情緒,小小的舞台上,填裝了巨大的時空,在荷馬史詩的《Illiad》與第一次世界大戰間流動,身為觀眾又不自覺地在觀看的同時也把這一百年來的戰爭投射到舞台上,

a trip to Spain

時差於我從來不是問題,然而第二次去西班牙,回來以後還是有嚴重的不適應感。那不只是六小時的時差,而是下午三點半吃午餐,五點半開會的生活作息與長遠的歷史文化堆疊帶來的時空錯亂。那經驗再度提醒你,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過生活,你的奇特是他的日常,衷心希望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不要因為全球化而消失。

still smiling

德國一直是最想去考察的地方,因為有很長一段時間,帶給我最深刻的刺激啟發共鳴或驚奇的藝術家,一直都是德國出品。我想去那裡吃跟他們一樣的麵包喝一樣的水看一樣的天空。許多年過去了,始終有這些那些理由未能成行,最近聽到Teho Teardo & Blixa Bargeld的音樂,又再動了一次念頭。

a trip to Ogijima, Japan (男木島)

# 在男木島想起寶藏嚴 喜歡男木島,跟犬島一樣,不大,不用轉車,走路即可。男木島的房子蓋在山丘上,走在裡面高高低低的小路上,讓人想起寶藏嚴,有人居住,有藝術作品,有遊客偶而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