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幾個月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的毛病可能是壓力造成的,那時只覺得手上沒有棘手的事,這樣有壓力的話也太草莓了吧。後來嫌花時間沒再去看病,一直到這幾天,工作開始有空檔,那些糾纏已久的症狀自己消失了。原來草莓不分年齡。

二見Sigur Rós

自從上次Sigur Rós來台灣,匆匆已過四年,以為一切會如記憶中的一樣,然而他們變了,或許我也變了。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從拉斯馮提爾的Dogma95以後,即使不走極端,藝術電影好像意味著多少帶著點反技術反後製,強調真實的前提,或者,不管拍攝或剪接技巧多麼精湛,也絕少刻意強調技術的使用,而更著重在故事的鋪陳,情感的傳達,與創意的表現。這也是為何《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有趣的地方,如此困頓沉鬱的主題與細膩節制的情感,在宣傳上卻是特別強調「120格、4K、3D」的技術面

有寶可夢的夏天

今年夏天以來,我多了個無聊的習慣,就是閒來無事的時候把Pokemon Go打開,瀏覽一遍那逐漸被色彩填滿的圖鑑,檢查一下還有哪幾格還是灰色數字,然後莫名的滿足感油然而生,然後滿意地把手機收起來。

都壞了

上次出國好像把好運用完了。 早上醒來,翻了身關鬧鐘,隱約覺得手肘壓到東西,等我再醒過來,才發現眼鏡鏡片破了。

戰火浮生 the war (SoundDrama Studio)

莫斯科聲音劇場工作室的《戰火浮生》,全長135分鐘,有著滿滿的聲音、語言、畫面與情緒,小小的舞台上,填裝了巨大的時空,在荷馬史詩的《Illiad》與第一次世界大戰間流動,身為觀眾又不自覺地在觀看的同時也把這一百年來的戰爭投射到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