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on a Winter’s Night

Italo Calvino, 《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er》,時報 讀到一段,我笑了,是這麼寫的…當讀者又讀完了某篇小說第一章的影印稿,他急切地詢問,「那…接下來的呢?」,對方瞪了他一眼,「第一章就夠你討論一個學期了!」,然而讀者不想討論,讀者只想閱讀。

L’empire des signes

Roland Barthes, 《L’empire des signes 符號帝國》 北京:商務印書館 符號帝國是巴特旅遊日本所寫的符號學觀點的小書,藉由觀察日本生活文化的各個細微層面,並比較東西文化的異同,來思索符號與意義之間的關係。這本書的繁體字版叫做《符號、禪藝、東洋風》,台灣商務已經絕版,不小心在圖書館瞄到這本小書,驚喜之下開始了我第一本簡體字書的閱讀。

Cidade de Deus

Cidade de Deus

Cidade de Deus, City of God, 無法無天, Brazil 2002 去年金馬影展第一次看這部片,電影結束時,伴著輕快的森巴音樂,我在黑暗中激動地豎起兩隻大拇指,接著一片掌聲從後方蔓延至全場,我想當晚所有的觀眾都跟我一樣,帶著滿足進入夢鄉。

文化是好生意

馮久玲,《文化是好生意》,臉譜2002 文化是好生意,凡提到文化產業,非祭出這句話不可。一句話,顛覆掉「文化」的神聖性,文化不止可以販賣,甚至可以是好生意。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

icecream {at} kkcity.com(.)tw,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1) (2) (3)〉, kkcity story board 2002.04.16 非常非常有趣的文章,晚上大笑會吵醒室友,但就是忍不住… 這真是是反注音文論述裡的經典哪…真要反的話,最棒的「反動的修辭」,就是要用「他者」的語言來顛覆「他者」,和那些以一種解救者的姿態嚷著、批評著,慨嘆著中文之美就要被這群「e世代」、「新新人類」給毀掉了的中文捍衛者比起來高明多了~(不過據說Hirshman的《反動的修辭》是要大家放棄修辭上的玩弄,實質地進行對話才能把問題解決哪…我這樣像是在開倒車?)

Font Browser

Font Browser 忘記以前是為了什麼原因下載了一堆奇怪的英文字形…其實用到的機會少之又少…那一堆漂亮卻不實用的字型把我的字型表弄得長長的,換字型的時候有點花時間,卻從來不忍心將他們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