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AC

晚上經過FNAC,進去裡面晃了一圈,我發現我喜歡上了這家書店。 FNAC剛開幕的時候,黑色帶斑馬線紋的毛地板與經常讓人不知身在何處的偌大空間,令我很不習慣,與其說是書店,倒不如說是百貨公司,少了點書店讓人安定神經的「氣質」,也因為住的地方附近有太多書店圖書館,已經很久沒有到FNAC的必要了,然而今晚回到FNAC,我重新將這裡定義為書店。

I would prefer not to

白鯨記的作者Melville寫過一篇短小說叫Bartleby the Scrivener,Bartleby是一位抄寫員,日以繼夜不停地抄寫,拒絕任何變化與溝通,不論人家要他做什麼,他只是不停地重複,”I would prefer not to.”,到最後甚至拒絕進食,結果就死了。

蘋果銷售員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蘋果電腦跑起來是什麼樣子,真是太炫啦。剛搬家來了一位鄰居,本來說是要自我介紹,竟然情不自禁地展示起他的寶貝蘋果,有透明感很好的選單、以吶喊的姿態被吸入的檔夾、一指神功開啟一層層檔案夾、霹靂車般的語音控制、影片剪接、程式撰寫,講著滔滔不絕,展示了一個又一個的功能,還隨時搭配影片、投影片、實例操作,偶而還順便講一點歷史,沒多久我就發現我居然很羨慕,嗯,所以下一步人生目標就是成為mac user啦。 接下來講著又展示了各種出國參加研討會順便去玩的照片,一時之間大家紛紛怨嘆起,唉,讀什麼文學院社科院,就是要念理工學院才有機會常常出國啊,真羨慕啊…

弄得更乾淨,就不會被排斥

Naomi Klein, 《No Logo》,時報2003 我決定還是把書先擱在一邊,翻了一個晚上,感覺這本書只是把關於品牌與消費費文化批判講得更清楚更完整而已,只抄一句有感覺的話,這是一位善於利用科技修改企業廣告的文化反堵藝術家Jorge Rodriguez de Gerada說的,

High Fidelity

Nick Hornby, 《High Fidelity 失戀排行榜》, 麥田2003 如果你看過失戀排行榜的電影,你絕對不會忘記去買一張電影原聲帶,有好一陣子,你走路都會哼著The Beta Band 的〈Dry The Rain〉,或者是 Shiela Nicholls 的〈Fallen For You〉。然後,在某個躲到書店吹冷氣的大熱天裡,忽然看到小說出了中文版,你毫不猶豫的掏錢把書抱回家。是的,非抱回家不可。

If on a Winter’s Night

Italo Calvino, 《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er》,時報 讀到一段,我笑了,是這麼寫的…當讀者又讀完了某篇小說第一章的影印稿,他急切地詢問,「那…接下來的呢?」,對方瞪了他一眼,「第一章就夠你討論一個學期了!」,然而讀者不想討論,讀者只想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