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倉喝酒會

聽說有酒可以喝,我的眼睛自然地亮起來了,啊,這久違的反射性動作啊。話說前陣子雜事多致茶不思飯不想,不吃飯也不餓,喝咖啡覺得想吐,還有點淡淡的擔心,怎麼失去了所有的興致了呢。不過還好,今天這「聞酒變色」的反應像是回到了正常的從前,很好,很好。

詭異收心操

上工第一天沒有暴走,說實話要感謝一厚臉皮路人。昨晚因故在外弄了一晚終於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剛停好摩托車,路邊就來了個人詢問附近哪裡有加油站。說著說著竟然就問我載他去加油站外帶五元汽油,本來實在太疲倦太想回去攤平在床上,對於這種要求有點怒,但眼見四周漆黑一片,不知要將他推給誰

濕冷的台北

一大早搭了高鐵回到台北,出了車站,迎面而來的是濕冷落寞的空氣。畢業多年後,大部份朋友都已回到家鄉,或是準備回去,這陣子不時有人問起是否有意回去,或者問起台北到底哪裡好云云,我越來越找不到好的理由。

2007年的第一天

2007年在星際大戰四裡跨了年,故事挺好玩的,不知不覺就忘記了時間。今年難得有連續假期可以回家,但大概是老家怨我太久沒回去,回到家後整整頭痛了兩天,什麼事也沒做,一月一日面臨著隔天要上工的命運,抱著疼痛不已的腦袋不甘願地搭火車北上,挑到一個冷氣口下方的位子,打著寒顫晃了五個小時下火車,搖搖頭,頭竟然就不痛了。真可悲,2007年的第一個醒悟是那個溫暖的南部不歡迎我…祝大家新年快樂,希望這一年越來越好,希望是豐收的一年。

象形文字時代

曾經有一段時間是注音文與不標準國語的時代,譬如我棉,好口年,等等;後來,裝可愛退流行了,注音文跟不標準國語也從生活中消失,成為人人喊打的語言。然而最近回到PC的工作環境,發現一個文化衝擊,原來我們回歸了象形文字時代(或者說勒索信風格的時代)。

中秋,以及灰面鷲

過中秋節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往年中秋總在開學後不久,為了節省交通費,或許從來台北之後就不曾在中秋節回家了吧。 今年運氣好回到鄉下,給一群大嗓門親戚環繞著,四周嗡嗡熱鬧地,我只要顧著啃那些怎麼吃也吃不完的螃蟹,一隻接著一隻,十隻手指頭掐在那蟹肉蟹殼裡,完全不用顧及禮貌或優雅什麼的,隨時遇到咬不動扳不開的,旁邊一把大菜刀拿過來,就什麼都搞定了。南部人的本色啊。

web2.0 研討會印象碎片

自從報名了經濟部技術處辦的web2.0研討會之後,不曉得是不是不小心勾選了希望收到電子報的選項,這幾日不停地收到來自資策會的廣告信,最近一個星期至少有三封,退訂也退訂了,還是繼續收到,而研討會的確認函同樣積極,我收到至少四封….積極的廣告信,這是第一個印象。

缺陷癮

去鶯歌陶瓷博物館逛了一圈(其實我是對那建築物有興趣),帶了一個青瓷茶杯回來,青瓷的顏色很奇妙,是一種很淡很淡的藍綠色,想不出有其他東西有同樣的顏色與光澤。

四年

又一個四年。1998年第一次聽到世界盃,我住在宿舍裡,沒有電視沒有電腦,只聽到室友回來讚嘆著羅那度有多厲害。2002年世界盃我有電視了,跟另一個室友湊熱鬧地看了幾場,但也只到了認識幾個明星的程度。2006年準備告別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個暑假,又有另一個室友催促我去看德國的比賽。

靈感來的時候

學生的生活是用報告堆積起來的,不夠靈敏也不夠用功,大部份的時候就是在死線以前把東西交了就是了。反正它們的價值在交出的那一刻就煙消雲散,好的壞的在那個時後都無關緊要了,頂多化成了無意義的數字骨灰。運氣好的時候會碰到靈感來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很順,你跟你的製造物不再有異化的感覺。距離完成還有一段時間,只是想寫一篇模糊的謝詞,因為我清楚地知道靈感是在什麼時候來的。

消費

不工作了以後我原本打算省吃減用,有好看的戲擺在眼前也不為所動,書音樂跟玩具都不買了。收到第一個月的信用卡賬單,本月不用繳費,非常得意。撐到第三個月月初,忽然就什麼都無所謂了。像是餓過頭的孩子要把上一餐沒吃的補回來,不買書音樂跟玩具,你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可以買。

過年

初五,年大概算過完了,剛剛曬衣、拖地完畢,數日來首次有時間寫點字。今早在中時民意論壇讀到藍佩嘉老師寫的文章《你也不喜歡過年嗎?》,那正是數日來的心得,其實不能說不愛過年,過年有很大一部份是快樂的,在以過年之名的購物、宴飲、饋贈裡,但它的傳統根源,使得你必須回歸到傳統的情境,在大家庭裡面依照大家庭的傳統行事,你不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只是其中之一。

小圓磁磚白地板

逛了一下誠品信義店,覺得挺好的,這世界上多一間書店總是比多一間百貨公司來得有趣。那地方在我的活動範圍之外,似乎沒有去的理由,但還是希望這家店活得長長久久。

冬天的物件

把大棉被拿出來以後,接著是熱可可,薰香檯跟蠟燭。這就像是中秋節與烤肉,兩者似乎沒有什麼必然性,但到了中秋節人人都在烤肉,天氣冷就會想要來個肥滋滋的甜飲。前一陣子為了論文看了一些文章,感覺論文題目就像一團黏土,在不斷地看文章間不斷地被搓揉,

唉唉叫

搬到這裡來以後就把”碎碎唸”的類別拿掉了,基本上是為了左邊的類別標籤好看的緣故,因為我是一個愛排版的人。但這也造成了想要碎嘴卻發現沒有類別可以歸屬的困擾。

撲簌簌

有人問我形容眼淚一直流的「ㄆㄨ ㄙㄨ、ㄙㄨ、」怎麼寫,嗯我不會寫啊。輸入法這麼聰明,還有線上字典可以查,我們還需要會寫嗎?中文程度會因為用電腦越來越不好嗎?但至少這隨手一查我才知道原來撲簌簌也形容風聲。而且是這個「撲」。

讓我們撞在一起

經過他們家前面的時候,偶而會聞到一股新鋪木頭地板的味道,那意味著這扇門剛剛打開過。我大約認得女主人的面容,因為她的身材特別嬌小。不過除了房屋施工前稍微打過照面之外,後來也許曾經偶然在樓梯間遇到,卻完全沒有印象。只有發生問題的時候,

極度疲勞

目前身體處在極度疲憊的狀態,疲憊到想要來Blog留個紀念,似乎隨時就要昏過去了啊。堅持不去睡覺的理由是因為一個執念,想要把手邊剩下的一篇的稿子寫完讓我明天可以開開心心地看閒書大吃大喝慶祝開學。但眼看我得要放棄了。(嗯,好像還沒昏過去嘛。我還可以再累一點。還有,疲倦的時候去沖澡原來並不會比較提神,因為肌肉放鬆的緣故,反倒更想要昏過去了。搞得頭髮溼濕的沒力氣吹,而不吹明天又一定會頭痛,我好懷念美容院那種自動烘頭機啊,可以坐著一直吹吹到睡著…)

颱風

卡崔娜風災的消息傳出來,再度給我九一一那種超現實的感覺,即使天災那裡都有可能發生,但那裡是美國阿,那不是應該是一個制度比較完善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