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Twelve Miles To Trona

《Twelve Miles To Trona》is my favorite among the six ten-minutes films which compose the bigger film《Ten Minutes Older:The Trumpt》. I like it because it’s a Wim Winders’ film. Ten minutes is too short, and a ten-minutes film usually seems either too small or incomplete. But Winders is good at shooting short films, which I have Continue reading Twelve Miles To Trona

Cidade de Deus

Cidade de Deus

Cidade de Deus, City of God, 無法無天, Brazil 2002 去年金馬影展第一次看這部片,電影結束時,伴著輕快的森巴音樂,我在黑暗中激動地豎起兩隻大拇指,接著一片掌聲從後方蔓延至全場,我想當晚所有的觀眾都跟我一樣,帶著滿足進入夢鄉。

狗日子

狗日子

Hundstage, Dog Days, 狗日子, Austria 2001 /東區環球影城 劇情不多講了,網路上有,一部戲同時安排兩條線以上劇情,通常是要同時呈現人生在某個光譜上的各種面貌,可能是年齡、階級、種族或什麼的,一種主題變奏的模式,但是我說不上來這邊的六條線是在那個層面的光譜上,最簡單的解讀方式是幾種社會邊緣人的日常生活,明明知道這樣的生活遭透了,但人們卻總是一再地從重覆這種模式,莫名的原因將人與人綁在一起,沒完沒了地,沈淪。

Der Himmel über Berlin

Der Himmel über Berlin

Der Himmel über Berlin, 柏林蒼穹下 1987, Wim Winders 當一個孩子還是孩子的時候,他會問,為什麼我是我,為什麼我不是你,為什麼我在這裡,為什麼我不是在那行走的人;當一個孩子還是孩子的時候,一顆糖就能帶給他無盡的喜悅,到了一個城市,就夢想著到另一個更大的城市,但一切有關好奇的、有關純粹的喜悅的、有關夢想的,一樣樣地離去…

一一

一一

一一, A One And A Two, 2000 /台北電影節 中山堂2F 片子一開始,螢幕上是直排的兩個一,那是片名《一一》,接著看到英文片名,a one and a two,我聽到輕輕的笑聲,兩個一並排看起來就像二啊…真是有趣的片名,楊德昌說,大概沒有比這更簡單的片名了吧。 這是一部關於生活的片子,從婆婆到洋洋(好可愛的小孩~),不同的年齡層經歷著不同的困擾,每一天是那麼地不同,但同樣的模式卻重複出現在每個人的每一天、每一生,所以我們不止看到片中角色生命的重疊、也看到他們與我們與我們在現實世界所認識的人的影子。

Culturejam: Hijacking Commercial Culture

Culturejam: Hijacking Commercial Culture

Culturejam: Hijacking Commercial Culture 文化干擾,Canada 2001 /加拿大電影節 光點台北 getmoreworryless.jpg I heard some stories about culture jamming before, but i’ve never got the essence of those pranks untill i saw this documentary. The vandalists called themself reality hacker. Just like one of the hacker ethics reveals, they do it for fun, (except some sreious purposes like Continue reading Culturejam: Hijacking Commercial Culture

Le Peuple Migrateur

Le Peuple Migrateur

Le Peuple Migrateur, 鵬程千萬里, France 2000 /真善美 偶然在城市的天空上,看到成群的鳥從頭頂飛過,你是否想過,它們從哪裡來,又將往何處去? Leur migration est un combat pour la vie.

實驗電影的詮釋

第一次到電影資料館,看Scott Stark的實驗電影,老實說實驗電影就是一個樣,原始、有趣、剪接花俏、不知所云,看似簡單的影像,卻有一堆文字告訴你,它不簡單。導演講出一堆深奧的哲理,觀眾也很努力地從這些晦澀的影像中,思索出什麼有意義的東西來。也許導演原來根本沒什麼意圖,但經觀眾這麼一附會,意義就被建構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