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殘念的風景

殘念的風景是最近在當代藝術館的陳順築個展,之前在同事帶來的圖錄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畫面是一個個黑白人像磁磚貼成的巨型立版,或是用大量的裝框照片貼在建築物上,大多是黑白的,背景往往只是一片空曠,我說這個看起來很恐怖,因為感覺起來照片裡所有的人都已經不在了,即使她告訴我很多人很喜歡。後來在高美館看到才發現,原來照片很大一張,感覺也不一樣了,那不再是恐怖,而是思念,那些照片有很強烈的感染力。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La Malade Imaginaire 誰真的愛我?, La Comédie-Française, 11/11 國家戲劇院 能夠看到法文演出的Molière,就跟看到用俄文演出的Checkov一樣令人感動。這齣戲節奏明快,雅俗共賞,插科打諢的手法跟時間點恰到好處,不顯刻意討好。而或許是講生病這件事,越是歡樂越顯諷刺、越顯哀傷,是非常高明的喜劇。但印象最深刻的是聲音的運用,演員們講起話來聲調變化多端,充滿戲劇性,鬥嘴吵架有如唱雙簧一來一往,用拉丁文發表長篇大論又有種荒謬感,劇情兼又融入音樂歌舞,熱熱鬧鬧,換別種語言,味道大概就不一樣了。

神諭

Divinas Palabras, by Atalaya Teatro 實驗劇場 這齣戲在看的時候一直覺得像荒誕版或是自由式的京劇,人物經常發出尖銳拉長的咿~呀~,他們移動跳躍的樣子跟使用道具的方法與角色,總覺得有京劇的影子,只是場景換到西方,穿的衣服不一樣,道具不一樣,肢體動作也不限京劇的動作。

北美館一遊

北美館一遊

因為疲倦的關係來北美館,發現最近的展覽都很不錯,一樓是一些日本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二樓是畫家李德的作品,三樓是巴黎現代美術館的影像典藏。最喜歡的是李德先生的油畫,多半是抽象畫,很重的筆觸填滿了畫布,沒有具體的形象,但常覺得那畫布像黑洞把我吸到裡面去,和我作無言的對話。假如我有一面好牆壁,這大概是想掛的那一種畫作吧。

樂觀主義精選集

An Anthology of the Optimism,松山文創園區 樂觀主義精選集是目前看過除了學生作品與行動劇之外,最”lo-fi”的表演,使用的媒材有透明片投影、手寫紙板,比較像兩個人透過演出的藝術形式,來呈現計畫、表達或倡導特定理念的作品,這在美術館還蠻常見的,通常是透過文件、照片與圖表、或者聲音與影片來做展示,但是做成一齣現場演出的表演,而且如此具原始感,倒是比較新鮮的事。

朗讀違章

朗讀違章

當我們談建築,大部分的時候,這個詞引發的聯想,是那些宏偉華麗的風景,諸如豪宅,摩天大樓,博物館、體育館,是把建築視為一種巨型的造型藝術,不考慮功能的純美學觀賞,在這種觀點下,在乎的是造型、材質、結構與技法。只是建築不一定要這樣看。

鴿子房

鴿子房

在高美館閒晃看到這個可愛的照片,林玉婷做了一系列台灣老民宅的造型蛋糕然後拍下來,有鐵窗、電線桿、鐵皮屋頂,有種滿植物的陽台,有各種紅鐵門,但是我最喜歡的是這個屋頂的鴿子房,真是喚起了我的鄉愁。

out of context-for pina

Out of Context-for Pina, Les Bellets C de la B 比利時當代舞團 2/26 國家戲劇院 本來不太看舞的,因為有價錢跟位子都不錯的票所以去了,結果好好看,平易近人又有新意,90分鐘一下子就過去了。

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阿波隆尼亞, Nowy Teatr Warszawa 華沙新劇團, 2/19, 國家戲劇院 這是第一次看到穿插搖滾樂團現場演出的舞台劇,不是歌劇、不是音樂劇那種美聲風格的現場演出,而是澎湃洶湧的流行搖滾樂。這位女歌手的歌聲時而甜美抒情,時而渾厚激動,爆發力十足,感覺戲劇院音響真好,不曉得有沒有哪個樂團有機會在此表演啊。

認得出幾幅圖?

認得出幾幅圖?

來貼一下這個惡搞名畫的MV,大家認得出幾幅圖呢?(我最喜歡夏卡爾那張了,羊頭真可愛。) 70 Million by Hold Your Hors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