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東京喝咖啡

《咖啡與煙》裡面有一段Tom Waits和Iggy Pop在一起喝咖啡的橋段,後者說他戒菸了,所以可以抽煙。是的,這就是為何我戒咖啡了,所以可以喝咖啡。總之,最近在東京喝了幾杯咖啡。

那一天關東地區傾盆大雨,我在森美術館逛完Basquiat的展覽,出來以後突然覺得應該要回去賣場買點東西,結果被高傲又冷淡地拒絕在外,那人的態度讓我一下子以為到了法國,畢竟日本文化往往只會讓你覺得太多禮(包括路上的工人都衣著整齊彬彬有禮),這種的還沒遇過。悻悻然地,我學到了一課,原來在日本,特展的賣店也算在展覽的一部分。所以後來在逛完另一個展覽後,發現有個自助扭蛋咖啡區,僅管空腹,但深怕出去就回不來了,只好趕快來上一杯。

這裡放了許多的扭蛋機,各有不同的口味的咖啡豆,把咖啡豆拿去磨碎,再移到沖泡區的架子,選擇萃取速度,最後把濾杯移到另一個架子就會自己滑到後方的桶子裡,然後就可以去喝咖啡了。這個空間用了黑色和黃銅色的裝潢,顯得高貴時尚,不大但人也不是太多,撇開不太環保以及豆子種類不夠多的問題,整個過程新鮮好玩,咖啡也還可以,重要的是這店在52層的高樓,可以俯瞰東京市景,算是相當舒服令人滿意的體驗。

第二杯咖啡在表參道Hills旁邊的同潤館。表參道這地方賣的東西比較高級,走來走去覺得沒有參與感,Lost in Translation,覺得需要吃點東西尋找慰藉,然後就看到這間叫做imperfect的店。這間店似乎是標榜某種類似社會企業的店(開在這種地方實在也很奇怪),分為兩區,一區有座位的有賣冰淇淋,另一區比較小,只有賣咖啡,牆邊有個類似等候區的地方可以坐但沒有桌子,也沒有客人,裝潢像音響店,有大片的玻璃櫃和黃銅色金屬感的道具,那玻璃櫃裡面擺的東西也很像音響設備。我就一個人坐在那個像等公車的地方把咖啡喝完,冰咖啡沒有好喝不好喝的問題,只是坐在那裡的感覺超奇怪的。

第三杯咖啡來到中目黑的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這間裝潢頗有特色,可以看到一堆烘咖啡之類的大型機械,現在似乎很流行這種黃銅色的金屬風。一樓人很多,但因為店頗大有四層樓,上樓以後空位還不少,整體上空間還蠻舒服的。有賣麵包、茶跟酒類,我在三樓點餐,這裡的菜單主要都是酒類,咖啡有看到兩種,都是含酒的,印象中我點的好像是有加白蘭地的,很貴很甜,沒有咖啡味也沒有酒味。本來看店的裝潢跟營運的方式覺得不太星巴克,這咖啡一喝下去就覺的嗯果然是熟悉的星巴克。星巴克還有一個特色是店員普遍都比一般的店要來得溫暖熱情,像是他們很喜歡這份工作一樣,這裡也是一樣。

最後一杯咖啡在清澄白河的Blue Bottle。這間店我非常喜歡,它不是在熱鬧的市區裡,離車站也有一點距離,走過去有種清閒放鬆的感覺,去的時候店裡大概七八分滿,還有人帶位招呼,吧台的桌子下面有勾勾可以掛包包。咖啡蠻好的,跟我在舊金山喝的一樣。雖然那種明亮的白色裝潢,殷勤的招呼,跟精緻的杯盤讓人覺得很不像藍瓶咖啡,但是就跟在星巴克一樣,咖啡喝下肚,你就覺得嗯沒錯就是這個味道。

也去了Dean&Deluca、Shake Shack、誠品生活逛了一下,每一間都跟原來的感覺不太一樣,譬如Dean&Deluca主要是本地食品,Shake Shack好像比較不油,誠品好像沒有外文書沒有人坐著,這些店感覺跟藍瓶咖啡一樣,都像是日本的店只是冠上某國外品牌的名字,用了一部分該品牌的元素。原來引進國外品牌是可以這樣子經營。不過麥當勞就還是麥當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