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impossible neighbor

他搬來的時候,我在放長假,回台北的時候才發現隔壁來了新鄰居。

或許是個寂寞的人,以至於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大家他的存在。譬如說,只要他回到房間,門碰一聲關上後,下一秒就開始吹口哨,或是唱歌,重複唱一條歌唱到深夜一兩點,唱到我都會唱,想必是要參加歌唱比賽。雖然歌喉還行,儘管有時會破音,大半夜引吭高歌,再怎麼會唱都不及格。

唱累的時候,他喜歡看大陸古裝劇,或是聽音樂,還有洗衣服。後來我才發現,這傢伙每天都要使用洗衣機,而且一天不只洗一輪,一次一小時,大半夜也要洗。照理說一個人住不會有那麼多東西要洗,陽台也沒有晾曬很多東西的跡象,合理的解釋大概是房租包水費所以做起了代洗的生意。他每次衣服洗完會出門,我都會想像他大概是去送貨。

好鄰居要體諒人家歌唱比賽,體諒人家還要兼差做洗衣工,畢竟台北居大不易。過了兩天,來了個同樣熱衷鍛鍊肺活量,而且善於尖叫的女伴,兩人走一種讓人無法不翻白眼的來追我啊的打鬧路線(過幾天發展為激情路線),我立馬了解他應該還是個屁孩,或許是租屋新手,於是請房東幫忙提醒。結果是個有禮貌的屁孩,他的回覆顯得誠心誠意,還跟我說真是抱歉以後再犯可以直接敲他的門。人家在演迷片的時候去敲門真得是可以的嗎?

不久,週末出現了連續兩三天沒有停過的低頻嗡嗡聲,我以為他開了白噪音助眠忘記關,結果說是蟋蟀,活生生的蟋蟀。真有創意。後來蟋蟀送走了,但來了更厲害的,小狗。這隻狗長得很可愛,但是很怕寂寞,主人一離開便狂吠不止,而且耐心絕佳。主人出門一天就吠一天,三天就吠三天。我真得對於這位鄰居製造噪音的能力感到佩服到極點,怎麼可以變出這麼多花招。

這件事最困擾我的,其實是他的文字。房東幫忙我們這些不堪其擾的鄰居們溝通了好幾次,從line截圖看起來,他總是迅速回應,提出具體改善方法,而且非常有禮貌,像真的一樣,誠心誠意。但每次都無法持久,或是變出新的花招。他會把小狗帶去別地方避風頭,過一兩星期又帶回來,一切如昔。我總以為文字是可信的,不論你怎麼掩飾,總是會流漏出某些蛛絲馬跡,但這一次我完全看不出來。原來真得可以說的跟做的完全不一樣啊。其實他搬走一陣子了,最近選舉將至,我才有了靈感,原來是當政客的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