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2017年的最後一天,強忍著頭痛寫著寫著,還沒完成,外面便放起了煙火,我知道這個在年末前寫篇回顧的儀式,已經難以達成,於是闔上筆電鑽到棉被裡去了。雖然晚了兩天,還是勉強把它完成吧。

2017年上半年,看到了一直想看的Wilco現場,然後去了一趟一直想去踩踏的柏林,我的待辦清單一下子少了兩件,覺得前半生也差不多告了一個段落。幾個月前,手頭上的工作難得在同一時間全部出清,隨之而來的,是對未來不知何去何從之感。好似突然沒了想像,沒了特別想做的事情,或者特別想去的地方,這種缺乏熱情、什麼都不有趣的狀態(厭世嗎?),最令人心煩。但也還好,後來開始了一份極耗眼力的工作,每天讀來許多故事,長了知識,眼界大開,對於人生的光怪陸離,以及有人說歷史是一團迷霧的說法,開始稍有體會。因為距離滿意的狀態還非常非常遙遠,現在只渴望能夠擁有足夠的眼力體力與耐心,以及足夠多人的成全,讓我能夠持續下去。老實說,因為天生的某種危機感,不知能處在這個狀態多久,若非眼力不堪負荷,所有的週末都想不眠不休地耗在那上面。今年開始偶爾煮飯的生活,我大概無法成為什麼料理達人,但煮飯對我的意義除了省點外食的錢之外,大概就是讓我不要一直黏在螢幕前面了吧。

最近常逛的網站之一,叫做Internet Archive,可以看到許多來自北美多間圖書館的舊書與資料,有些還提供各種格式讓人整本下載而且不需登入,每每看到需要的內容總是感動不已,看到他們年底的募款立馬就刷卡了,只恨自己能貢獻的太少。在這個眼球經濟的時代,做內容的人很容易有種焦慮,覺得只做內容不夠,還要弄得美美的,或者搞點吸睛的,有話題的,然而像Internet Archive這樣,十年來外表沒什麼變化,但就是很有自信地,紮紮實實地,而且非常大方地,提供有價值的事物,如果大家都有能力可以這樣的話該有多好。

幾週前看了金枝演社的《整人王——新編邱罔舍》,很有趣的台語劇,想寫點什麼,但草稿寫了幾週一直沒有寫成,在此聊記一筆,希望哪時候可以補好。然後2017年很少看電影,提不起勁,年末看了氣氛詭異的《聖鹿之死》,覺得原來我還是喜歡看電影的。喔然後The Notwist明年會來台灣,這讓我覺得明年好像還是很值得期待。

突然想到2017年有去了一趟澎湖,很不好意思,長這麼大第一次去離島,在風裡騎了一個多小時摩托車,把臉吹得皺皺的,下了車那臉的皮膚兀自抖個不停,然後有看到羊,小艱難但也算有些青春之感,貼張照片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