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hunt: Unabomber (TV)

從廣播聽到這個用語言分析辦案的故事,劇本不全寫得非常好(可能也是重點都聽完了),但主題很吸引人。1978-1995年間美國有一名離群索居、反科技文明的炸彈客,長達二十年的時間持續投放炸彈包裹造成傷亡,一開始主要對象是大學跟航空業,所以被稱為Unabomber,因為手法高明使案情陷入膠著,直到1995年他寫就一篇長文章希望報社刊登,成為破案關鍵線索的來源。

影集場景設定在1995年以後,那篇反科技的論文終於提供了正確描繪這位炸彈客真實面貌的線索,包括文章的架構、格式、主題,慣用的句型、拼字與詞彙等等,暗示了寫作者的背景、思想與習慣,FBI同意報社全文刊登,希望有人能夠認出寫作者的身分。劇中提到該名炸彈客經常使用一些貶抑的詞彙,包括用來指女人的broad,才恍然大悟Broad City為何叫做Broad City,覺得這名字取得跟內容一樣妙(這是一部女喜劇雙人組的影集,合我胃口的無厘頭劇情)。

劇中的FBI側寫員經常被長官批評用語言分析辦案的手法不科學、無法提供足以在法庭上佐證的證據等等,甚至把他的報告直接丟到垃圾桶去,剛開始有點同情這位主角,一方面是故事所在的1995年連FBI的電腦都還這麼兩光,如果像劇中演的那樣有明確知道要找什麼的話,現在或許靠電腦和語料庫來幫忙做分析,就不用那麼辛苦了(當然正常情況應該是一開始完全不知道要找什麼才是),另一方面覺得文學長久以來就是靠著分析文句來考察思想與人生,語言學也應該不是什麼剛冒出來的新興學科,即使無法作為定罪的證據,應該也是更接近犯案者個線索,怎會落得如此被長官看不起的狀態。雖然可解釋說因為以前很多努力,像是郵票的考察等等都徒勞無功,所以沒有耐心的長官覺得不該再如此浪費時間,但論文能提供的線索應該比郵票還更多,豈有不考察的道理。如果只是為了讓側寫員的遭遇能夠更接炸彈客的心理所以讓劇本這樣寫的話,就比較無趣了。

我對影集裡面的科技使用也感到非常好奇,劇中的1995年FBI正在發展可以連接各種資料庫的大型電腦,個人電腦只有在長官的辦公室看到,其他人都還在用打字機。然後沒有人有手機,大家都在用BB Call跟室內電話。我還以為FBI的辦公室會比較厲害一點。最近在路上遇到一個有著港澳口音的人拿著電話卡問說附近哪裡有公共電話的,我完全無法給予協助,更無法理解的是他到底是去哪裡買到這張電話卡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