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寶可夢的夏天

今年夏天以來,我多了個無聊的習慣,就是閒來無事的時候把Pokemon Go打開,瀏覽一遍那逐漸被色彩填滿的圖鑑,檢查一下還有哪幾格還是灰色數字,然後莫名的滿足感油然而生,然後滿意地把手機收起來。

那種滿足的感覺,讓我想到許多年前itunes剛出來的時候,soulseek還很盛行的時候,我把電腦裡面到處收集來的MP3的標籤資訊每個欄位都用統一的格式填滿,整理得整整齊齊的,然後每天打開itunes看到那整齊的資料庫就覺得滿足的那些時光。又或者後來懂了iphoto後,把到處拍來的照片整理成一個個的事件,每次打開iphoto看到那代表一個個事件的方塊就會覺得生活正在用一種很有秩序的方式,一點一滴的,有主題地持續地累積前進著,彷彿看到自己的輪廓自己的靈魂經由收集物的反射顯得越來越清晰,讓自己更認識自己,因而感到的某種沒有虛擲光陰的心安。

生活需要資料庫,就像按時間順序排列的部落格也算是一種資料庫,讓你搜尋讓你回溯,檢視過往的足跡。只可惜這是一個fb,ig,line與串流的時代,我們只擁有當下,而當下又立即消失於下一個當下,所以我們其實不擁有什麼,反正可取得的資料多了,不僅是我們不再需要擁有什麼,知道你需要的時候可以在哪裡取得,也失去了每次遭遇驚奇的時候覺得非得要擁有的興致,一切都變得可有可無,所以收集變得零零散散,我們也不再刻意地想要擁有什麼。不過或許人的收集魂是天生的,以致於只是一點一滴地把寶可夢圖鑑填滿,看著收集種類的數字上升,還是會覺得生活中有東西在累積,有個目標在被實現,有個地方可去,正在往前走的錯覺。倒不是說生活中的累積只剩下遊戲圖鑑,只是圖鑑視覺化了還未完全消散的收集的渴望。

巧遇也是一種樂趣,在日復一日地往返工作地點與住家的路上,開啟遊戲畫面,你開始期待有事情會發生,你會遇到什麼,驚喜不需要多,只要有那麼一次在家附近的無人小巷裡看到卡比獸默默地如夢遊般地站在路邊,那奇妙的畫面會留在你的心裡,然後帶給你信心,像見證奇蹟的信徒,像不講理的賭徒,毫不在意那微乎其微的機率,堅定地相信我們還會再一次相遇。想起來,有關信念、信任或者信仰這件事情真是玄妙,是不需要理由的。

其實我只是個順便型玩家,還沒有刻意為了抓寶出門的,只是在這感冒許久一直無法痊癒又有許多雜事必須加緊趕工的季節,連看喜劇影集也笑不出來的疲倦時分,覺得有小遊戲陪伴,好像也頗讓人感到安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