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Osaka & Kobe

一跛一跛地從心齋橋筋走到道頓崛到千日前通到黑門市場,今天只走了10公里,但是再走下去可能明天到了機場也走不到登機門,只好早早打道回府。回住處的時候,連走錯地鐵出口導致要再多走20公尺回去,都忍不住斤斤計較、懊惱不已。回想那日在神護寺的參道陡坡上還健步如飛,結果過沒幾日竟然就變成這副德性。

我喜歡神戶這個地方,可能因為靠海,環境比較開闊氣氛比較自由。從北野坂走到元町一帶,逛了幾間賣生活雜貨的小店,一開始覺得蠢蠢欲動每樣都想拿起來看,每樣都好可愛,後來多逛了幾家以後發現有些物品許多地方都有賣,但是好的店家有漂亮的打光、有質感的陳列佈置,選件也是樣樣精采,普通漂亮的東西擺在那樣的環境下,變得特別可口。貼一張北野工房的照片,這個地方原本是個小學,現在裡面是一些賣土產跟文創商品的小店,還有一個小房間展示以前小學的照片跟文書。

kitanozaka

到梅田鳶屋書店拜訪的時候也有類似的感覺,這家書店有一點點博物館/咖啡館/酒吧的味道,燈光有點暗,各區穿插了一些很有藝術感的櫥窗設計,而且這些櫥窗只是某種意象的營造而不是在推介特定商品。入口的地方有個桌子都是一些跟昆蟲有關的書、標本與商品,感覺有點像是在策劃一個小展覽。中間有一個環形的星巴克櫃檯,買咖啡的人很多,在書店裡面聽到咖啡機跟人們小聲交談的背景哄哄聲,即使自己沒喝,感覺也真像置身在附了書櫃的咖啡館,而不是在附了咖啡館的書店裡呢。這地方還有小討論室出租,以及要付使用費才能進去所以感覺很幽靜的讀書工作區,確實也是咖啡館的功能。

神戶還去了兵庫縣立美術館,原本只是想考察安藤忠雄的建築去的,到的時候看到有特展就買了票進去看,進去才發現現在正在展Paul Klee(海報上只有日文片假名,原本還想說趁機來認識個日本畫家的),真是太驚喜了,他的畫作常常有著夢境般的粉嫩顏色跟有點抽象的奇怪的人跟動物形象,有趣味有意境有想像力。這幾天逛到的博物館說明牌都做得很大,以前還沒有看過做這麼大的,總覺太大會破壞美感,但在日本看到大家都這樣,好像也覺得沒什麼不可以。安藤忠雄的這個建築有點低調,比較顯眼的只有中間的迴旋樓梯跟透明挑高的外牆,另外還有一些寬敞的戶外空間,一邊是山景一邊是海景,這個建築好像是為了展示自然環境而建。美術館前面這條路兩旁種了楓樹,品種比京都的楓葉葉子大得多,樹枝也沒有剪得太厲害,神戶的空氣還是比較自由。

hyogo1hyogo2hyogo3hyogo4

這次在日本住在一個有附小廚房的房間,交通方便房間寬敞,好像在日本有個家一樣。這個房間最令我佩服的,是很多設計都像是特別訂做的,東西放進去剛剛好不留空隙,例如書桌抽屜的大小剛剛好可以放下一本A4的檔案夾,流理台剛好可以讓鍋子平放卡在裡面,碗櫃的門推開時剛好能把碗拿出來等,剛來的前幾天每每遇到這種卡得剛好的狀態就忍不住讚嘆一下,設計的人可能也是“Things Fitting Perfectly Into Other Things”的愛好者。

這次的日本行是在很忙很累的狀態下來的,出發前一天我還在想像哪裡都不要去就整天躺在旅館睡覺的可能性,但結果作為一個精進的人,早上還是在該起床的時候起床出門,走一整天的路,為了考察距離和空間感只要能走就不坐車,然後晚上回家把酸痛藥膏當身體乳在抹。到後來越來越累還是寫部落格寫到半夜,因為好久沒有只是為了玩而出門,也好久沒有時間這樣寫字了呢。

來的前幾天買了關西廣域周遊卷,所以連續好幾天搭著新幹線來來去去,有時候的車幾乎沒什麼人,安安靜靜的,坐到站了以後真想就這麼再坐回去,再坐回來,再坐回去…照片是在往姬路方向的新幹線上,可能是明石海峽附近拍的。

hyogo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