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Japan

# lost in translation
生活在台灣總以為有一天自然會需要學點日文或是去日本一趟,結果就是突然人就到了那裡然後一句日文都不會講。日本人的餐會吱吱喳喳的,很多拉長的驚嘆語,每件事都可以很驚訝,到處都在すごい,跟在美國每件事情都說cool但毫不掩飾他在敷衍的感覺不太一樣。

# 帶一大盒名片出門
不曉得是日本文化還是我年紀已經稍長了,每到一個地方就要不停地換名片,即使是像我這樣的路人系打雜還是不被放過。

# 便當驚奇
吃到第一個便當的時候,覺得這便當的菜色也太豐富了,裡面有五顏六色十多種不同的東西,所以拍了張便當照,結果第二個便當裝在一個像是木匣子的長條附蓋雙層便當盒裡,生魚片還附了保冷包,才曉得前一天的便當只是普通版的。應該多來幾趟好好研究一下這裡的便當花樣。
bento2bento3

# 早餐吃飯喝味噌湯
旅館有附早餐,吃米飯跟味噌湯,配菜有數十種,光是烤魚盤就有十來種不同的魚,雖然全是冷食稍微不習慣,但因為總類多,即使每日菜色如一,連吃好幾天都會發現前一天沒吃到的東西,有點尋寶遊戲的感覺。西式早餐只提供幾種麵包還不如烤魚盤的總類多。

# 連吃三餐河豚
第一次吃河豚便連吃三餐,對於切成薄片排成花型、隱約可見盤底花色的河豚生魚片感到非常驚奇。吃的時候要把河豚捲上一種細蔥,然後沾醬吃。後來跑去下關,河豚解禁後第一家取得料理執照也是馬關條約議定地的春帆樓客滿,所以拍完外面的河豚銅像就去了唐戶市場旁邊的海邊吃了河豚套餐(好吃),原來河豚不止做成生魚片,還有煎的、炸的、煮的、做成凍的,還來了一盤火鍋,河豚皮在火鍋裡面就像麵條一樣晶瑩剔透,火鍋吃完鍋子會端回去加上米跟蛋,變成蛋花粥。最後一餐河豚在一家田中央的日式老屋裡,套餐共10樣菜,用了各種不同形狀材質的漂亮餐具,這一餐的河豚沒有擺成花但是金色的盤子很好看。
fugu1fugu4
fugu3fugu2fugu5

# 三味拉麵
在奈良近鐵車站附近的餐廳吃到一個叫做「大仏のしりもち」的麵(不知道跟大佛有什麼關係),麵是奶色的,附了兩個碟子跟兩種醬料(柚子胡椒醬跟奈良醬菜辣油),吃的時候從大碗分裝到兩個小碗,分別拌入不同的醬,一碗烏龍麵就有三種口味。這種怪東西最適合我了。
udon

# 喝酒
餐會上因為不懂日文又不諳社交,呆坐吃食之際,旁邊突然來了個人看我的酒杯快空了就要給我倒酒,因為平常喝的不多只想趕快脫離酒杯於是忙著搖手然後又陰錯陽差顯示我落荒而逃,然後才曉得這裡的人不流行敬酒,而是用倒酒來表示,突然就很想躲起來。在餐廳裡喝酒大家也是一杯接一杯的,杯子一空馬上就再點一杯,害我都不敢把酒喝完。

# 只賣熟客的獺祭
在山口縣喝到當地產的獺祭、雁木、貴三種清酒,味道都不一樣,獺祭還是最順口的,據說這酒產量少不賣生客,跟著當地人去老酒鋪看他們買酒,看到各種尺寸跟類型的獺祭,本想多買瓶小的,但老闆娘堅持獺祭這個牌子一律只能買一瓶,只好買了別的酒。老闆娘把酒裝到盒子裡去以後,在一張百年老木桌上用一張包裝紙仔細包裝過才讓客人提走。價錢印象中不太貴,據老闆娘的說法這酒的價差可以好幾倍,難怪在餐廳裡獺祭的價格實在讓人點不下去。獺祭在日文唸作打賽,有點像台語的踩便。

# 門司港
河豚大餐後坐船到了對面的門司港,船20分鐘一班,很快就開到對岸了。門司有一個定時會開合的橋,一些西式建築很有特色,據說以前是進口台灣香蕉的港口,所以賣店到處都是香蕉口味的產品。木造的老車站正在進行翻修的大工程,整個包起來還做了步道讓人可以走上去看翻修工程,走進去的招牌都還很有古風,有個洗面所有老式的水龍頭只能洗手,廁所有個古老的「幸運の手水缽」。
mojito2mojito1

# 招財貓們
一路上看到一堆招財貓,只拍到幾隻,我需要一個放在家裡。
manekineko1

2 comments

  1. 這根本不是一般行程啊XDDD
    我去了十幾次都還沒吃過河豚….
    也沒那麼多便當可以研究花樣Orz

    1. 那你還可以再來去個十幾次~ (話說我去了奈良居然一隻鹿也沒看到所以我也要多去幾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