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願望

Cimillo-police-station最近聽來的故事,1947年一名紐約公車司機,安份地開了17年公車之後,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突然決定開小差,一路把車開到佛羅里達,沿路看了風景,讓人搭了便車,去了賭場,游了泳,直到三天後因為沒有錢了,於是發電報請老闆匯錢讓他把車開回去,結果警察跑來把他依偷車罪名給押送回去。消息傳開受到明星般的熱烈歡迎,他的消息佔滿了媒體版面,頻頻上節目,人們爭相坐他的車,但他的雇主指控他偷竊公車,因此面臨10年的徒刑,於是紐約的公車司機為了他的訴訟募款,最後雇主不僅撤銷告訴還讓他復職,然後又繼續做了20年司機,沒有再逃跑。

這故事現在聽起來還是很有趣,特別是最後是喜劇收場。雖然司機兒子說父親突然消失三天毫無音訊讓母親擔心死了實在要不得,但既然不是家屬,就有放輕鬆地想像與羨慕的自由,放下一切不顧後果隨心所欲然後跑得遠遠的該多好,這司機的照片永遠是笑咪咪的,好像這趟旅程真得很棒。因為自己大概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發神經的話例外),想到有人代替我們去了,也是一種滿足與安慰。

網路上也有廣播裡面那一段當年的訪談節目的影像,百事可樂的節目,女主持人沒事就要宣傳一下這個可樂,來賓來也要先喝可樂,好有趣。

Busman’s Holiday from Radio Diaries on Vim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