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phonie pour un homme seul

不曉得為什麼對噪音情有獨鍾,這就跟看到抽象畫一樣,很確定是被吸引了但就是不曉得是怎麼回事。Symphonie pour un homme seul,Pierre Schaeffer跟Pierre Henry幾十年前的東西,是噪音也不是噪音,好有趣的音樂,都會一直期待接下來會聽到什麼聲音。所以失眠夜不可以聽這個,太亢奮會更睡不著…

Pierre Henry, House of Sounds 他家一整屋都是看得見的聲音,真正的Soundscape。前幾頁是空白頁,不是檔案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