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Llewyn Davis

聽了太多故事以後,發現還有人能夠玩出新的敘事方式,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就是這樣一部電影。

Llewyn Davis是1960年代試圖在紐約發展的一個民謠歌手,在搭檔跳了George Washington Bridge自盡後,他發了一張個人專輯Inside Llewyn Davis,歌很動人,唱得也很有感情,可惜唱片賣得不太好,他沒有自己的住處,每天帶著家當借住在不同的朋友家(僅有一面之緣的人也可以是借住的對象),在理想與現實間浮浮沈沈,不斷遭遇失敗與否定,在窘迫的經濟現實裡不確定是否應該就此妥協,或者再撐一下或許明天終將獲得幸運女神眷顧。

我們跟著他去了晚上演出的酒吧,認識了來自不同地方不同類型的民謠表演者,我們也跟著他認識了那些民謠的支持者,酒吧老闆、經紀人與大學教授,透過他每天瑣碎的生活與人際關係,我們彷彿清楚地感覺到有這麼一群人,他們熟知這個圈子裡的人物與地點,彼此認識彼此的朋友,這群人活著,他們懷著類似的夢想,但有著相同與不同的際遇。

我們跟著他搭上一個奇異的便車去了一趟芝加哥,當傳說中的Gate of Horn出現在眼前,心裡跟著他激動了起來,在這寒冷的冬天歷經這麼漫長的旅程來到這裡,總該出現轉圜了吧。結果沒有,這一切只是徒勞一場,無功而返。

故事的主角從頭失敗到尾,他的生活在繞圈子,毫無進展,毫不戲劇化,故事穿插著他把別人的貓弄丟,找貓,棄貓,撞到貓,又失而復得的橋段,這一些發生在生活裡的事件,顯得毫無關係,毫無道理,然而故事卻有著某種極為立體的生活感。(那種密集跟著角色經歷日常瑣碎的敘事方法,和不久前看的Frances Ha有類似的效果,而且場景都在那種感覺到處都是過客的紐約,雖然兩個角色的處境與態度並不一樣。)

電影最後,遠遠的我們看到那個卷卷頭戴著口琴的年輕人,只覺得這電影聰明極了,這會是我一直記得的一個場景。直到工作人員名單跑完我才確定Llewyn Davis是個虛構人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