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勒咖啡館&春之祭

看慕勒咖啡館和春之祭,基本上就像去看Radiohead,那可是傳說中的慕勒咖啡館呢。曾聽過一個文溫德斯的訪談,說他有一天不情願地被拉去看舞,結果是看得淚流滿面,感動萬分,那隻舞就是慕勒咖啡館。溫德斯這樣說,豈有不看的道理。

不過我畢竟沒有流淚就是了。這齣舞最讓我掛念的是裡面那位不時飄進來的紅髮女人,還有在背後那位閉著眼睛的白衣女子,因為她們從頭到尾沒有什麼事件發生,像遊魂一樣,反倒讓人忍不住猜想她們到底是怎麼了。當人們同在一個空間裡卻只能個留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產生交集,或許那裡有的是人世間的隔閡,無法溝通,無法被他人理解的寂寞。

中場休息來了大概20個工作人員,把舞台上的桌椅、旋轉門和大片的透明牆用拖車抬出去,然後在地上鋪一塊很大的布,推進六台看起來很重的土,從德國運來的,然後費力地倒出來,用扒子把土整平,然後春之祭的場景就佈置好了。實在很喜歡這種乾淨俐落地完成一件事的感覺,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沒有多餘的動作,多好。(要是中間不要發出一二殺的聲音就更完美了。)

春之祭挺嚇人的,一邊是一群穿著細肩帶裙子的女舞者,一邊是一群裸著上半身露出肌肉線條的男舞者,從音樂到舞蹈都是非常快速而強而有力的,到最後女舞者的衣服上都沾滿了褐色的土壤色澤,這使得身體與土地或是生物本能之類的東西更為接近,這種狼狽讓人更顯得有生命力。

(其實我有點擔心會錯意,現代舞到底要怎麼入門啊。^^;)

喔這隻影片蠻有趣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