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事

insearchoflosttime小時候曾經給鄰居阿姨抱出去玩,出了門才曉得,原來同行還有一位男士,那天是站在偉士牌前面被載到澄清湖划船。雖然年紀還很小,倒也很快意識到這應該是一次約會,不過划船對當時的我是新鮮事,所以不介意當電燈泡,至於划船之餘去了哪裡,講了什麼話,則是完全沒有印象了。多年後想起來,總覺得無法理解,約會帶個小孩不礙事嗎?然後最近在詹宏志的《綠光往事》看到他小時候有阿姨去約會帶他一起去的事,才曉得原來這是某個年代青年男女頭幾次約會的模式啊。

綠光往事蠻好看的,尤其是總會讓我聯想到小時候的事。有一篇講到哥哥姊姊清晨跟著爸爸出門散步喝豆漿的事,讓他連著好幾天早起只為了讓父親可以帶他去那些他不曾去過的地方,喝沒有喝過的豆漿,讓我想起小學三四年級跟幾個同學被美術老師帶去外校參加比賽的事。那天的題目是兩個工作中的人,用粘土,我做了兩個務農的人,有兩棵樹,因為不知道粘土要揉,結果是用捏的,做完放在那裡樹就一直倒下來,想起來就好笑。中午活動結束,有人接送的都先走一步,留下我和另一位同學,老師就帶我們去吃菜市場日本料理,吃了生平第一根手捲,回學校後我們兩人就一搭一唱胡扯去吃麥當勞又吃冰淇淋云云,其實我還沒講到盡興,就有人因為沒跟到而哭了,完全出乎意料,只好一直安慰他,結果他反倒越哭越大聲…

想想當小孩真是可憐,世界好小,我也記得自己沒跟到一個兒童劇場大哭的場景,那個時候的我們是多麼渴望見見外面的世界,品嚐沒有嘗過的美味。那時候不曉得的是,遲早有一天,你可以看盡所有你想看的戲,去所有你想要去的地方,不用擔心,只要你記得這個渴望。我想這也是綠光往事給我的啟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