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thegamblerVolksbühne Berlin, Ber Spieler 3/3 國家戲劇院

這齣劇對我來說有點難,因為書讀得不夠,因為導演沒有想要讓人好過。故事是根據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同名小說改編,同時融入了他的日記和短篇《鱷魚》,故事裡面除了講賭徒流連賭桌妄想翻身無法自拔的心理,也講人在愛情裡的瘋狂與失控,還有同屬歐洲與亞洲的俄國面對歐洲入侵(經濟、軍事與文化的)那種既歡迎又排拒的矛盾。

把賭徒和愛情放在一起我可以理解,這兩件事都和痴迷有關,雖然沒有規則、無法捉摸,但是人可以在裡面得到狂喜,對未來充滿樂觀的想像,儘管常常只是一場虛幻,可能全盤皆輸,但為了它應許的未來或者其他不可知的理由,痴迷的人仍會反覆地沈醉其中,直到一無所有。但是插入鱷魚的故事(應該是和批判西方的資本主義有關),這部份不曉得該怎麼解釋,或許是隱喻當前社會擁抱資本主義,甚至為過去的共產主義國家靠攏,其實如同賭徒的行徑,只為了短暫的、表面的絢麗,是飲鴆止渴,終究會走向失敗?

故事大約是說有一個叫Alexi的年輕人愛上破產俄國將軍的繼女Polina,而Polina對他忽冷忽熱,像是只想要利用他,而原本一無所有的Alexi有一天在賭場贏得了很大一筆錢,不過作為賭徒,最後並沒有如他所想的人生從此展開新的一頁,反倒是在賭場裡過了一天又一天,忘記時間,忘記所有其他的事情。而將軍則是愛上了一個叫Blanche的年輕女性,他在等姨媽過世好繼承遺產,如此就可以取Blanche為妻。不過姨媽非但沒死,還跑來德國,並且沉迷輪盤,把錢全部輸光,將軍後來準備回去打仗,希望Blanche跟著他去巴黎的公寓住,不過他的好日子還沒開始就已經過世了。

這齣劇上下場總共四小時十分鐘,連珠炮似的話語貫穿全劇,吶喊與咆哮也沒有少過,也是近年少見的令人疲倦的劇。看戲的時候常常就分心在想,到底演員怎麼背得了這麼長的台詞,又怎麼能持續用那樣的聲音講話然後還沒有沙啞呢?也因為整齣劇的風格屬於荒誕吵鬧,幾乎很少有靜下來的時間,從一開始一直到結尾像是一直處在劇本張力最強的衝突上,也是很奇特的處理手法,似乎產生了一種冷漠的效果,這些喧囂好像是在拒絕來自觀眾的同情,他不要你產生同情,他要你冷漠地看著他們下墜,以此來凸顯這些人物的悲劇性。

舞台是旋轉舞台,分成幾個不同的空間,其中一個還是電影院,電影畫面來自於演員在另外一個空間的現場演出。據導演在座談時說旋轉舞台也可以作為輪盤的隱喻,象徵人生原地打轉的停滯狀態。還有就是開頭那隻海龜原來沒有意義只是因為在鱷魚做出來之前劇院裡只有海龜所以為了感情因素也讓他亮相(果然是喜歡激怒觀眾的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