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曉得感冒是怎麼發生的,這次更是莫名其妙。

drawaniris午休快結束的時候,我從電腦裡醒過來,想起有一張即將到期的摩斯漢堡優惠卷,於是踱步到店裡面買了一顆漢堡,回到辦公室再弄一杯奶茶,就是我的午餐了。啃完漢堡後,拿起奶茶喝了一口,突然像是被什麼打到,眼睛鼻子喉嚨連接的地方一陣不適,連眼睛都睜不太開。再喝一口奶茶,緊接而來的是一陣暈眩,然後一個下午都在發冷打噴涕,可是外面天氣明明好得不得了。好想整天泡在熱水裡面。

旁邊這張圖是幾週前畫的鳶尾花,紙張叫做MBM素描紙。那天上課的時候才剛離開一場持續三週的感冒,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讓我想起金馬影展的時候去看了Anderw Bird的影片Fever Year,他說他一整年都在發燒,表演的時候都是處於發燒打寒顫的狀態,所以取這個片名,真是難以想像過這種生活啊(喔那部片看完以後很想去買那種復古喇叭)。

2 comments

  1. 我有一次的感冒是被”張君雅小妹妹”打到,變成不敢吃那個餅乾。
    真好!你金馬影展看了Andrew Bird…

    1. 原來張君雅小妹妹這麼暴力,那我也離她遠一點好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