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a (movie)

好像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談論這部電影,如同電影中畢娜鮑許說的,總有一些情境讓人感到無言以對,語言文字難以描述,此時就輪到舞蹈出場。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電影裡只有舞蹈而幾乎沒有話語,舞蹈才是畢娜鮑許的語言。直接從作品去認識畢娜鮑許的方法,似乎還蠻適合她注重隱私與寡言的形象。

只是原本在劇場裡演出的舞蹈作品被拍成影片之後,因為媒材的轉換,總是少了些什麼,燈光氣氛還有觀看的視角就是不太一樣,3D是有幫助,但跟真正的劇場還是有距離,所以整部片最有意思的,是舞蹈被帶到劇場外,在城市,在電車,在草地,在工廠,在車站,在溪邊,在沙丘上,當畢娜鮑許想盡辦法把自然帶進舞台,在舞台上做出總總擬真的岩石、動物、水、沙子等等,電影就做劇場辦不到的,把舞者從擬真的舞台帶到戶外的實景,把情緒還原到我們所經驗的實體世界裡,而且電影裡的場景全都超乎尋常的美麗,搭配上舞者滿是象徵的動作,就像在空間裡作詩一樣。在這些自然的場景裡舞蹈,會不會也是最接近畢娜鮑許最理想的舞台呢?

不過這部片缺乏語言文字,還是讓我有點難以理解,好像沒有因此對於畢娜鮑許有更多知識上認識,或是情感上的接近,和以前看過的幾部溫德斯的紀錄片可以明顯看到導演選擇拍攝題材的理由以及故事線的安排不太一樣。(不過剛剛聽了一小段訪談,很多問題都解開了,也或許這些在影片裡有講,只是我對舞蹈的語言不太熟悉而錯過了?)

我最喜歡這一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