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on an ipad

ipad帶給我最大的驚奇在於它讓電子媒體的內容呈現能夠有類似於紙本的細膩,在編排上更有變化,讓逐漸式微的版面編輯藝術復興,帶來一種有別於網頁與紙本的閱讀經驗。這在呈現攝影與圖像類的內容上效果尤其顯著,我第一次覺得影像可能獨立於文字而存在。

我熟悉的網路一直是一個文字媒體,雖然偶而也逛影像為主的內容,但在網頁上拖動,周圍總是伴隨著導覽列以及各種訊息,在ipad上觀看影像,一頁一張圖,圖說得以被擺在最完美的位置,用最合適的字體與行距,當手指翻動換頁時,有如看圖冊,看相簿,影像在這個媒體更為聒噪,透露更多的訊息。

但長久以來習慣在網路上閱讀新聞,習慣在網頁上「最多人轉寄」、「最多人閱讀」、「最多人評論」的標籤間遊走,現在給我打成一包的app,突然又覺得來到了孤島,不曉得從何看起,雜音也是閱讀很重要的一部分。不過我推測這只是一時不習慣,沒有雜音也是有沒有雜音的讀法,也許在這個比較不容易分心的環境裡,能夠比較仔細地閱讀文字附加的聲音與圖像內容。

隱私管理是目前最不能習慣的事情,當我把ipod借給人家,別人怎麼看就只能看到我那漂亮的音樂資料庫,把電腦借給人家,我會開一個訪客帳號,所以不會洩漏最近在打什麼鬼主意的蛛絲馬跡,手機不會有人跟我借,但是把ipad借給人家,我的信件、筆記、照片、瀏覽記錄或是各種下載回來的奇怪東西,都一覽無遺啊,好煩惱。

[Update 2012.06.07]
原來不是只有我不滿意那個孤島的狀態。這邊用「圍牆裡的花園」來形容好像更為貼切,裡面很漂亮,但總是圍起來的。
Technology Review, “Why Publishers Don’t Like Apps

But the real problem with apps was more profound. When people read news and features on electronic media, they expect stories to possess the linky-ness of the Web, but stories in apps didn’t really link. The apps were, in the jarg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walled gardens,” and although sometimes beautiful, they were small, stifling gardens. For readers, none of that beauty overcame the weirdness and frustration of reading digital media closed off from other digital media.

2 comments

  1. 那就不要借就好啦
    柯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