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稱性

習慣在每天早上對著鏡子整理衣服,撥撥瀏海,直到心裡有個聲音說,過關,然後自我感覺良好地出門。但是我現在開始有點擔心,這個過關到底是不是真得過關。今天聽到Radiolab的有趣節目,裡面有一節提到有個人小時候時常被欺負,然後有一天看著鏡子,覺得鏡子中的這人看起來不錯,於是就把自己的瀏海分邊換了一個方向,變得和鏡子裡的人一樣,結果他的人緣竟然非常不可思議地就跟著翻轉了。

真難想像,我每天照鏡子都沒想過這個問題,我們在鏡子裡面看到的自己,其實不是別人看到的自己,因為鏡子裡的自己是反過來的,點一點網站上林肯的照片就更清楚了,假如我是林肯,我每天在鏡子前面看到的自己,跟別人看到的我真是不太一樣啊(我是覺得鏡中看起來有點陰險的說)。這個節目還有一個搭配的影片,叫做symmetry,也很有趣:

節目開頭提到Aristophane有關人類起源的故事,這故事每次聽都覺得很感人,尤其想到人自從被劈成兩半之後,即使找到那個對等的一半抱在一起,也不會變成遠古時候那個強大到讓神害怕的一個了。然後這一次才看到最初的故事,原來神沒有把人毀掉是因為他們捨不得人的崇拜跟獻禮,然後劈成兩半不僅可以保留人,還可以讓獻禮加倍,還有就是讓大家可以生小孩是因為不這樣人就整天抱在一起不工作,滿足了愛的需求後人才會安心地去做其他的事情,看起來這大概包括給神進貢吧,哈很像看到資本主義的影子,老闆們略施小惠,讓工人週末去休息雪拼麻痺一下,然後回來繼續努力工作。下面這個旁白就是Aristophane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