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翳禮讚

谷崎潤一郎的散文集《陰翳禮讚》,從封面到字裡行間盡是一片黑,自然會吸引幽暗的靈魂。書談的是傳統東方文化之美,從陰暗的角度去談。最近正好在處理一批中國書法的圖檔,特別能體會書裡面提到的那種黑暗中實則帶著豐富濃淡層次的美麗。

書裡面舉了一些例子很有意思,譬如說漆器在採光良好的空間下顯得俗豔,但是在幽暗中,對著燭光把玩漆器,表面的蒔繪一點一點地展露出來,則別有曖曖內含光的韻味。而漆器的黑,更是能讓人掀開湯碗時無法一眼看出湯碗裡的內容,然而更能感受到湯的氣味與熱度慢慢往上竄,召喚出一股神祕與禪意。還有像是傳統日本食物裡面的食材,諸如白味噌、豆腐、山藥泥等,以白色為主的食品,也只有在暗處能夠展現它的色澤。

陰翳之美甚至來自某種不潔,譬如說傳統東方文化性好沈鬱陰翳之物,比起發光閃亮的器皿更喜歡古色古香、被氧化的發黑銀器、錫製品,比起晶亮透明的水晶,更喜歡混著不透明物的琉璃。這讓我突然想到《No Logo》裡面的一段引述,其講到新科技進步讓culture jamming的手法也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運用當代人們熟悉的廣告美學來進行文化反堵,「一切都眩目、耀眼而乾淨。如果你花時間把它弄乾淨,就不會被排斥。」這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美學觀。

提到幽暗之美總是讓我想到很小的時候,有次從外婆家被送回市區,跟著一簍簍的香蕉被安置在沒有棚子的小發財車後面,原本快要睡著的我,在涼涼的夜色間睜開眼,只見整個天空佈滿著極為大顆的星星,全部都是銀色的,好美好美。光是回想這個畫面心裡就覺得好平靜,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那樣的天空。書裡面提到晚上到設於戶外的廁所,一面上如廁一面在微涼的空氣中,聆聽雨聲風聲、鳥叫蟬鳴,大致也相去不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