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MIT

上午七點半抵達波士頓機場,搭地鐵到旅館,上網收信,中午就走路到MIT,開始了三天非常疲倦的行程。我是小人物,最閒,但也是要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弄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到旅館。因為這陣子生活變動多,疲倦再加上時差,簡直是招架不住,常常覺得心臟快要負荷不了,但看同行的大人專注依舊,就覺得作為一個年輕人實在不應該這麼沒用啊。

這幾天應該是美國一年中天氣最好的時節,陽光充足,不冷不熱。MIT的房子很多蓋得不錯,走沒多久就看到Frank Gehry的這棟有名的怪房子,這房子現在被擠在工地間,看起來整個很狼狽。我本來對這歪七扭八的房子有點懷疑,想說該不會只是譁眾取寵而實際上很難用,但走過去才發現我還蠻喜歡這房子的,房子外面有一圈樓梯,很多人就坐在上面曬太陽聊天看書,走到裡面去,牆壁是外牆一樣童話般的配色,到處可見自然光錯落有致,整個空間是彎曲流動的,到處都是可以落腳的地方,我尤其喜歡這蜿蜒的樓梯,非常好看,不過我的相機是沒有把它的複雜性拍出來。

有個機會去了一趟Media Lab,這棟美崙美奐的新館幾個月前才剛蓋好,建築師是槙文彥,幾乎像是一整間的白色玻璃屋一般,包括電梯都是玻璃盒子,用的家具也很不賴。環境融入了許多開放空間,走在走廊上隨時可以透過玻璃看到各個實驗團隊工作的地方,做衣服的就到處可見衣服、針線、扭扣,做音樂的就到處可見各種吉他、喇叭和各種樂器,還有掛人體模型的,就是做醫學相關的,這裡確實有如傳說中的好玩。

特別要講一下MIT的廁所,就我去過的幾棟房子的經驗,發現好像這裡的廁所都非常低調,從裡到外都像是倉庫門一樣,這一間的門口還有小小的穿裙子女生的圖示,有的地方就只有文字。回程當天早去波士頓市區散了一下步,左邊那張圖是舊市政廳附近,有間星巴克上面不曉得為什麼掛了個會冒煙的茶壺。右邊這張圖是波士頓美術館的一間非常漂亮的展間,這間博物館算是蠻大的館,裡面有個埃及墓穴展頗不賴。

回程在舊金山機場轉機,才剛拿出筆電想要寫東西,手上快要喝完的巧克力不曉得為什麼就波到電腦上去了,然後一直到回到家仔細檢查之前都不敢開機,堪稱此行最沮喪的一件事。

One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