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連魁

最近想說要找些對話精妙的小說來看,於是就想到王爾德,去到書架看到有一本中文書名不是《格雷的畫像》,而叫《杜連魁》,譯者是王大閎,更覺得妙極,就帶回家看。一開始翻開來還覺得怎麼場景在台北,但很快地發現主角們極盡機智的語言,誇張的姿態,還有充斥著社交圈的八卦,的確就是王爾德。

少年格雷看到自己的完美的畫像,忍不住嫉妒起畫中的人,因為自己終將年華老去,而畫中人則永保青春,當下他許了願希望可以倒過來,讓自己永保青春,讓畫中人代替他變老,並且開啟了一個詭異的故事。

翻開書的時候我在醫院裡面等待看診,雖然覺得週邊肅穆的環境不宜科科笑,但沒辦法第一幕就非常好笑。一個畫家畫了一幅美少年的全身畫像,他的朋友說,你一定要拿去展覽,畫家說,「喔我不能,因為我已經把我自己過份暴露在這幅畫上了。」然後他朋友說,「你少自負了!我實在看不出你跟這美男子有什麼相像……你看那些有頭腦的科學家和哲學家,愛因斯坦、蘇格拉底,他們長得多醜阿……你畫上的美少年究竟是誰?他美得實在驚人,我敢說他一定從來沒有用過腦筋。」

還有各種似是而非的格言「你這單身漢不會知道婚姻最大的好處就是雙方都會養成隱瞞的習慣」「良心和懦弱本來就是一回事,良心只是懦弱公司的招牌而已。」「用情專一的人只認識愛情平凡的一面,不忠於愛情的人才會深感到愛情的悲劇。」

還有一些很瓊瑤的劇情,像是畫家描述他第一次遇見美少男杜連魁時「心中有種奇特的感覺,好像命運已經為我安排下種種難忍的痛苦和喜樂,」「我覺得我已經將我整個心靈獻給他了,而他卻拿我的友情當作裝飾品,用來滿足他的虛榮心,像一朵禁不起久戴的夏日玫瑰似的。」

上面全是第一幕短短幾頁裡面出現的語言,然後第二幕還馬上就有,畫家拿出刀子作勢要把畫毀掉,然後杜連魁伸手把他阻擋下來,「我還以為你討厭這幅畫」「我怎麼會討厭我自己呢。」然後和好的劇情。真得是看得我樂不可支…

2 comments

  1. 這種對話根本就是英國版的瓊瑤啊~
    不過這種經典對話很棒
    只要抽換幾個名詞
    就會整個也很經典
    例如: 我覺得我已經將我整個經費獻給他了,而他卻拿我的績效當作裝飾品,用來滿足他的虛榮心,像一朵禁不起久戴的夏日玫瑰似的。

    哈哈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