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負荷-詩*誦-吳晟

甜蜜的負荷-詩*誦

拿到《甜蜜的負荷-詩*誦》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仔細聽過,剛才聽著聽著,想是夜晚的寧靜,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每一首都是一幅農村景象。而且吳老這種台灣國語的聲音來讀這樣描述農村的詩,感覺真是對極了。我尤其喜歡《我不和你談論》、《店仔頭》跟《稻草》,《店仔頭》是用台語念的,裡面用台語念的都有一種特別的韻律感。

《店仔頭》 文/吳晟

或是縱酒高歌,猜拳吆喝
或是默默對飲,輕嘆連連
或是講東講西,論人長短
消磨百般無奈的夜晚

這是我們的店仔頭
這是我們的傳播站
這是我們入夜之後
唯一的避難所
千百年來,永遠這樣熱鬧
───永遠這樣荒涼

千百年來,千百年後
不可能輝煌的我們
只是一群影子,在店仔頭
模模糊糊的晃來晃去
不知道誰在擺佈

花生,再來一包
米酒,再來一包
電視啊,汽車啊,城裡來的少年啊
不必向我們展示遠方
豪華的傳聞

店仔頭的木板凳上
盤膝開講,泥土般笨拙的我們
長長的一生,再怎麼走
也是店仔頭前面這幾條
短短的牛車路

《稻草》 文/吳晟

在乾燥的風中
一束束稻草,瑟縮著
在被遺棄了的田野

午後,在不怎麼溫暖
也不是不溫暖的陽光中
吾鄉的老人,萎頓著
在破落的庭院

終於是一束稻草的
吾鄉的老人
誰還記得
也曾綠過葉,開過花,結過果
一束稻草的過程和終結
是吾鄉人人的年譜

One comment

  1. 你好
    剛剛看到你的「誠品十五年」一文
    原來也是貓友!
    目前貓后的blog為http://blog.pixnet.net/loyifen
    近日即是羅姐50大壽
    有空歡迎上來留言同時看看羅姐近照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