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獲鳥之夏

京極夏彥的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以關口巽去找舊書店老闆兼驅魔師的老朋友京極堂聊天開始,以京極堂的辯才無礙以及關口作為一個帶來八卦消息又老是掉入老友語言陷阱的老實模樣,不免讓人聯想起陰陽師安倍晴明跟源博雅的設定,但這故事又多了幾位性格同樣鮮明的角色,尤其是榎木津這位眼睛不好但可以看到他人所見事物的超能力偵探(這個設定又跟希臘神話的Cassandra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光是這幾位「偵探團」成員的存在,故事就已經顯得很有看頭。

整本小說最有趣的地方,是通篇日本神怪故事典故,整個的故事也是以中國姑獲鳥與日本的產女傳說為何被混為一談作為中心命題所編織出來的。人物之間的談話經常引用神怪故事與傳說作為譬喻,還有為數頗多的註解,真佩服作者信手拈來都是典故的功力。

另外,小說裡面對於神怪故事長篇大論的解釋,譬如神怪傳說作為社會生活中為了合理解釋某些無法裡解或無法信服的狀態而創造的產物,或是人的選擇性記憶、回憶的謬誤、幻想、語言的影響力等等,雖然以推理小說而言很有特色但這些概念以往在別處已看過,不特別感到新意,略過不論。

記得史景遷的《婦人王氏之死》,他在重構歷史時除了引用正統的方志史料,還用了部份蒲松齡的聊齋故事,來拼貼出當時人們的寂寞恐懼等心理感受,傳說或神怪故事與庶民生活其實是非常貼近的。

逛了一下以前有看過一個日本鬼的計畫,現在增加到86個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