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Failed Communication

數日前的清晨作了一個有主題的夢,連做夢都這麼有組織,真讚。夢裡的這天有家人跑來台北看我,此時我的住處有點像是單人房的宿舍,是一棟長方形建築,中央有個天井,每個人的房門都對著外面的走廊。家人跑到鄰居那裡去上網收信,信大約6MB,始終停留在4MB的位置收不完。鄰居一臉不想等待又不好意思開口,於是我說,到我那裡去收吧,那信就立即被截斷了,前功盡棄。

雖然這麼說,但此時我趕著要去上課,臨出門又發現約了幾個人見面,焦急著。沒事的時候完全沒事,有事的時候又全都擠在一起且無法拖延只能擇其一,完全就是我的人生寫照。我選擇少上一堂課,跟那群第一次見面的人在一個類似公園的入口打了招呼以後,我就開始打手機給我的家人告訴他們我的行蹤以及收信的問題,心想先把這電話打完,反正有一個晚上可以慢慢聊。

但夢裡的手很鈍,老是按錯按鈕,重複重新輸入,那電話也始終沒有打成。我一面打電話,一面看著被我找來的人想說點道歉的話,但欲言又止,說不出話來。醒來以前所有嘗試溝通的行為沒一件完成。這感覺就像是用金屬棍導熱,熱能從一個端點送出,但全都在傳遞的途中消散掉了,另一的端點根本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有熱能嘗試傳送過來。相關的感覺包括半途而廢、前功盡棄、被拒絕、溝通失敗,這很像那種Bartleby的Dead Letter Office,好令人沮喪啊。

另一個夢是夢到有人一臉得意地跟我說想到新劇本的點子,最近正在進行中,我笑著哈拉了幾句,雖然很想看但又暗自希望我看不到,因為我很清楚那東西儘管不錯,我還是會忍不住用嚴苛的標準批評,但心裡又曉得根本沒有這個必要。真沒辦法,我挑故我在啊。

另外一個夢劇情是在路上偶遇的人找我去吃晚餐,那是一種用類似抓餅的大張餅皮包住蔥蛋與其他材料的食物,夢裡的地址是在古亭站附近,這是最近她在夢裡的愛店,這家店的食物不是第一次在夢裡出現,但是第一次去。然後我們就騎著腳踏車騎了十多分鐘到店理去買,買到餅以後我們就各自回家了。餅包在紙袋裡,裡面金黃色的蛋有一點點半熟滑嫩,看起來很可口,可惜我不記得吃起來什麼味道了。這夢大概是因為清明節吃了太多春捲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