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留

在浴室洗手,自來水沖去手上的肥皂泡泡,空氣中漫著輕快的味道。你躺在那裡,抽搐著,身上冒著白色的泡泡。

就快死了吧,我想。
我朝你走去,用竹筷子把你翻過來。


翻到多年前的雜記本,裡面有一頁寫著上面這幾行字,一時想不起來這 “你” 的指涉物,但感受到某種輕蔑的、勝利的、居高而下的暢快感。似乎是一場夢境。

於是我動手開始抄寫,記憶回來了。喔。原來那天殺了一隻蟑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