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牙學語

電影《尋找小津》的導演在一段旁白曾感嘆地說,雖然自己對小津的每部電影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了,但因為不懂日文,實際摸到一本又一本的日文原版劇本,看著小津在上面做的各種記號,感覺卻是非常地遙遠而陌生,連自己在翻哪一本都不知道。在導演悵惘的獨白裡,我們看到畫面上的書本一闔,封面寫著「秋刀魚の味」,那時忽然有種勝利的感覺,嗯,導演看不懂,可是我都看得懂耶。這是會讀中文的方便。

不過最近為了查一份日文資料,實際到日本雅虎裡面翻來覆去,才曉得原來沒有到處都有可供猜測的漢字這回事。我看這些資料的排列方式,很清楚我要的東西就在幾十行的字裡面,但是儘管它們就在我的面前,我卻絲毫無法辨認,如果是其他的歐洲語言,巴別魚會幫我轉成看得懂得英文,但日文真是一片亂七八糟,因為日本裡面有些漢字是我看不懂的,這些字有很確切的中文翻譯,但拿去翻成英文只能翻到意思,不夠精確,又不知那裡有中日文翻譯的網站,總之是耗了大半天才有一點點的收穫。

這時我開始想,也許學日文的時候到了。大學的時候學法文除了因敝校有學費不貴且頗具規模的法語中心,也是想,日文跟我們的生活比較相近,學的機會比較多,法文比較起來比日文不實用,大學不學未來大概也很難有機會學。唉,果然猜得沒錯。總之我找了五十音的表來背,哎呀,這什麼玩意兒嘛,為什麼這個音要那樣寫呢?已經忘了最早的時候是怎麼學ㄅㄆㄇㄈ,後來是怎麼學ABC跟KK音標,以及再大一點是怎麼學那些多出來的IPA音標了,為什麼以前沒有那種痛苦的感覺呢?還是我已經忘記了?我試著辨認身邊看到的片假名,辨認的速度很慢,念得慢慢的,到處亂停頓,然後,一半的腦子忽然抽離了我的身體,不停地對我說,你怎麼聽起來這麼蠢啊,真令人無法忍受…

於是我起身把房門關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