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樟柯的世界

自從在影展看過唐曉白的《動詞變位》,中國大陸電影便列入了我的影展選片標準中,也因此才會再這次的台北電影節看到賈樟柯的《世界》。電影讓我想到侯孝賢的《戀戀風塵》,二、三十年前到台北找工作的年輕人,就像這電影裡看到的,從中國大陸各省份鄉鎮湧入北京的人口,他們為了掙更多的錢活著,城市不斷地把渺小的人們給淹沒,但人口仍前仆後繼,源源不絕地湧入。北京這個舞台是比台北大多了,再加上這二十多年的時間差與中國大陸近幾年來經濟發展,這樣特殊的舞台說出來的故事,是不可能在其他地方看到的。

故事中說的這群人存活於兩個分裂的世界裡,一個是自己的家鄉,一個是現代化的世界,一面是永遠拋不下的家族情感、過去的問題,一面是追求更好生活的渴望,但多數的人只能在虛擬的「世界」中載浮載沉,消失不見。只有離開,跳離所屬的食物鏈,才有轉圜。但結果並不保證美好。但無論在什麼樣的時代裡,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又都是活生生的,特別是那種同鄉的情誼,大家庭間互相照應的部份,特別讓人感到我們文化中的一股力量。場景擺在世界公園裡,營造出一種特別的隱喻關係,非常有意思。

故事的味道是悲觀的,但不煽情,許多的小趣味讓片子不會有過於愁苦引來的窒息感。喜歡劇中許多看似微不足道但很真實的小片段,像是開場白一個女生不斷地尋找OK繃,導演說這是他去看景時瞥見的橋斷,取材自活生生的事件,果然是非常有生命力。另外還有二姑娘的命名,遊客在比薩斜塔前擺出扶住塔的姿勢拍照,在虛擬魔毯上飛翔的男女,一個女孩只敢假借倒水名義接近心儀的男孩,一對永遠因沒接手機而吵架又和好的男女等。

剪接非常擅長掉人胃口,劇中人經常會討論我們鏡頭中看不到的東西,引起人好奇。不知是否是這個原因,使得我在看到遺書的時候,感觸特別大,有人為了那一點點的錢賠上了性命,而我自己雖不怎麼富裕,但也許買幾張電影票、吃個晚餐、喝播杯咖啡就不只這個錢了。當然這樣的生活究竟是否為常態,我沒在中國大陸生活過,也無從判斷。但無論這樣的人多不多,究竟是存在的吧。而我們能怎麼辦?

唯一比較不滿意的是動畫的部份。我過去看過一些摻雜了動畫的電影,很多動畫都會做得比較天馬行空,往往也會稍微誇張些,畫面也會顯得活潑。但這電影中的動畫只有其中一段桃花飄落的部份算得上有趣,其他的似乎太過寫實,畫作本身不夠精緻,因此也不特別令人印象深刻。

2 comments

  1. 我原以为只有在大陆城市生活的人才能理解《世界》,没想到海峡另一边的人也会喜欢。

    嗯关于那段动画,我想是故意坐的很粗糙吧,目的是想模仿普通网友自制的flash动画。不过把flash和北京的民工联系起来,还是有点奇怪。

    我写过一篇关于《世界》的blog,不过只是随意谈谈最直接的观感。
    完全没有谈论民工或者北漂的实际生活。其实这的确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不是几百字能够说清的。
    大陆正在迅速的变化中,经济文化等等,而城市的变化要更快一些。在这样的变化下,个体生命面对的是何种的冲击,又如何应对?

    我也非常喜欢侯孝贤的《恋恋风尘》。不过我觉得《恋恋风尘》和《世界》关注的角度并不太一样。我对台湾缺乏了解,所以也许是完全搞错了。其实我非常希望能够去台湾旅游,然而实际情况下,这恐怕很难,远比去美国或者欧洲旅游更难。

    另外,大陆最近有部电影叫《青红》我个人感觉很象杨德昌(他是我最喜欢的华人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不过如果不了解大陆的三线建设,可能很难理解这部电影,就好像如果不了解台湾的眷村(是叫这个名字吗?)也很难理解《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一样。

  2. 我們看了同一場 🙂 flash實在是嚇到我了
    我小時候還真的去過那個世界之窗
    真的是非常非常大
    我覺得很像楊德昌的 一一, 就是敘事的方式 剪接 多線的結構.雖然楊德昌說的是中產,
    但在世界裡 人與人的關係這一環那些事件很相似,還有大聲的音樂 也是非常相像
    聽說導演也很喜歡楊德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