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over the unicorns

在美味書籤看到一篇New Yorker的文章很有意思,”Capturing The Unicorn“,說紐約曼哈頓專門收藏中古歐洲文物的the Cloisters博物館收藏了七幅織錦畫”The Hunt of the Unicorn“,1998年因為展覽間整修,織錦畫就被送到大都會博物館清理安放,由於畫背面為了保護與方便懸掛織上的一層亞麻布已顯泛黃,館員就把它拆掉準備換新的,這一拆讓大家都吃了一驚,織錦畫的背面因為沒有像經過數百年光線照射而退色,顏色不仍非常鮮艷,而且由於織工細膩,連背面都處理得非常平整,沒有亂成一團的線團。

由於大都會博物館有一個負責將藝術品製成高畫質數位檔案的小組,他們決定要把這些織錦畫的正反面給拍下來典藏,於是他們就在實驗室做了一個鷹架,把畫平鋪在地上,攝影機從上方拍攝,因為攝影機鏡頭角度不夠廣,而那些織錦畫非常大,長寬各約三、四公尺,所以得分成好幾塊拍下來,打算之後再接起來,結果花了兩個星期拍完的數位影像檔案需要超過兩百片光碟才裝得下,攝影小組因為檔案太大圖案太複雜電腦無法負荷拼接的工作,只好把檔案擱在一邊沒去理它。

到了2003年才因機緣巧合來了兩個會自己用郵購產品做超級電腦的奇怪數學家兄弟,發現懸掛數百年後的織錦畫經過清理整修又平擺,使得構成畫的材質恢復了一些彈性,因而再拍攝時因為移動而或多或少有些細微的改變,所以才會連他們的超級電腦都接不起來,然後發現應該把畫視為3D的物品,從這個方向去想,最後才成功地完成任務。

因為文章寫得頗引人入勝,基本上能讓我在螢幕上耐心看完的文章實在不多,所以我稍微查了一下作者
Richard Preston,簡介上說此人是有名的科學文章作者,在普林斯頓拿到英文博士,經常替New Yorker寫稿。

我對那個處理織品的「濕實驗室」很有興趣,聽起來像是個神秘的地方,真希望自己哪天也能經驗那種親眼見到織錦畫背面的經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