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HK

第一次離開台灣,地點是香港。一出境就有人跟我問路,可見我長得像當地人,似乎是一件好事。赤臘角機場讓我想到汽車裝配線,人就是那上面零件,幾乎不記得我刻意看過什麼指示,大腦似乎是多餘的存在,走著走著就坐上機場快線到市區去了。後來想起來覺得那種像是行屍走肉般的感覺還蠻奇怪的。也許這就是便利的目的。

第一天寫完這一段以後我不支倒地,隔天醒來又整整走了三天,除了中間在科大稍微看了一下gmail信箱,完全沒有上網寫字的心情,能夠像現在安穩地寫點字,我想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香港的地鐵很方便,各種交通工具的連結轉乘也是方便到讓人令人讚嘆,我總覺得旅行一定要迷點路有點心慌才像在旅行,但香港的交通網絡設計硬是很難讓人迷路。不過,方便的代價便是各種消費刺激從四方砸來,許多地鐵的出口直接通到商城裡面,想想台北捷運的設計在這點上還是有些清醒的。

除了賣很多奇怪Cheese的大超級市場有點趣味之外,走在許許多多的商店的熱鬧街區裡,因為沒有雪拼的資本和習慣,那些商店對我不產生任何意義,只覺得看到一片空白,到最後我決定留在書店裡考察,結果我四天一共去了四家書店,倒也不是刻意去的,就是經過就進去了,大部份的書我想在台灣應該都買得到,尤其最近的簡體字書店越開越多,不過我因為也很久沒去書店了,簡體字書又輕又便宜,於是花了港幣一百多塊買了七本書回家。

我看到一本書叫做「香港情色史」,這書有點趣味,內容就跟書名說得一樣,圖片也很多。然後另外翻到一本忘記書名的英文書,只看了沒幾行但是作者說了很有意思的話,他大概是這麼說的,他說No Logo說錯了,那只是一本討論大眾文化的書,但是真正引領資本主義的不是大眾文化,而是反叛的文化,如果我沒會錯意的話,我覺得這個論點說得很對,大眾文化固然導向大量消費,但讓消費文化能夠一波接著一波出現,最根本的不就是人們想要與眾不同的心態嗎?另一個是在page one看到的香港明信片,畫風就跟以前在課堂上看過的一張「南街殷鎮」圖差不多,就是一種二度空間構圖顏色鮮艷熱鬧狹窄的市街,那種畫法的確是非常有香港的感覺。印象中有點貴所以也沒給他買回來。

第二天因為採訪的關係去了科大,我對那間學校非常有好感,在九龍東邊的海邊,聽說以前邵氏電影公司就在此地,風景非常優美,海上島嶼散佈,像山水畫一樣,只可惜我照片都照得不好。風景之外,這間學校真正另我感動的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圖書館完全對外開放,不用刷卡、換證,還可以帶書包進去,然後面海的那一面是一整面玻璃,非常漂亮,另外一點是,走廊上到處都有電腦可以上網,有鍵盤可以打字,比公共電話還要要多,而且不用付錢。比較可惜的是校舍跟許多香港建築一樣都蓋得太高,實在是有點破壞風景了。

晚上坐了有百年歷史的太平山纜車,這非常有意思,也有點恐怖,非常陡,坐在裡面會覺得旁邊巨大的建築物像是長斜了,我上山的時候因為太晚進去只能站在走道上,在那種陡峭的路上站立是很特別的經驗。然後因為有非常好的嚮導,才曉得可以在山上走一圈,看了一整圈的香港夜景,我感覺這座城市的建築物似乎是為了夜晚而存在的,許多建築物白天看起來都像是四四方方的國宅一樣單調,而比較宏偉的建築物又因為沒有足夠的前庭可以襯托,從旁經過的時候只會覺得壓迫感很大,但是當夜晚來臨,身在山上、海上回望這些建築,忽然又覺得它們漂亮了。

第三天又去見了一個人,他提醒我可以去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看一個展覽,然後第四天早上我就坐火車去了,文化博物館旁邊有一條像是護城河之類的東西,有點意思,雖然這個建築實在是還可以再漂亮一點,展覽叫做「走向盛唐」,是一些從漢末到隋堂時代的考古發現,聽說之前在大都會博物館展出的時候很轟動,我原來只是想說去看看外國人喜歡的異國風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看了以後才發現這真是超乎想像的精彩,隋唐本來就是個很有趣的時代,有很多文化混雜,而這邊看到很多很大件的展品讓人驚訝,像是好幾塊大於一公尺見方的壁畫、高約一公尺的陶樓、佛像,一整個畫滿生動壁畫的棺廓,還有許多表情豐富的彩俑,我沒想到人俑會有那麼多的變化,我很喜歡一整組的雜耍人偶、跳舞人偶、樂隊人偶,很可愛,比秦始皇的兵馬俑有趣太多了。我感覺這種不太需要看解說來告訴你這玩意兒有多珍貴有多重要,你光看到展品就覺得它有意思的展覽實在是很難得。展到六月十日,很值得去看看。

到長州島的路程,我坐到比較貴的快速輪,一坐上去就覺得不對勁,比我預期的要高級,我以為是像做到旗津那種可以聞得到海風的簡單船,但快速輪的位子舒服,窗戶也是緊閉的,還好船開得快,有時候浪大搖得厲害,還算有點趣味,船行駛到海中央的時候什麼都看不到了,從海上飄過來的孤獨感也很有意思。我在長州島吃了一碗非常鹹的雲吞麵,用的是那很舊的筷子,在一個到處都是免洗筷的時代看到這種筷子還真是有趣。回程的時候坐到了普通船,這船破舊多了,感覺也好多了。回程的時候看到一個角度的香港風景很不錯,不過船在動夜景也很難拍,所以也沒有拿相機出來。有時候相機在手上拿久了有種奇怪的感覺,你就會一直顧著透過數位相機的LCD看風景,而忘了用自己的眼睛看了。

還有一件可以寫的事,我在第三天終於忍不住去買了一條消除肌肉酸痛的藥膏,每天都走太多路了,這種藥膏我已經好幾年沒有用過了吧。喔,我還是做了一件觀光客的舉動,我在機場的免稅商店買了一個到此一遊的鑰匙圈,這是給外國人買的姓名鑰匙圈,我決定把這玩意兒買回家的原因是他們Jessie翻成「謝茜」,反面還有解釋,謝 Thankful,茜 Fragrant herb,真是充滿異國風情的翻譯。

照片在這邊,拍得不好看所以也就懶得貼過來了。

還要補充一點,這趟旅程非常有收穫,特別要感謝在這邊跟我指點過的幾位非常好的人,以及出門前幫我穿針引線的老人家,旅程中最有意思的部份都是和這些在地人的接觸有關,所以我有個感覺,將來如果我到外地去,而有故鄉的人來了,不論來的是誰,希望我也能做一位像他們那樣那麼好的嚮導。

2 comments

  1. 香港的夜景很漂亮,看完這篇更想去香港了哩。

  2. 那個鑰匙圈很有趣……….
    旁邊還有一個譚氏呢….

    我到過香港一次……
    是因為轉機的關係…..
    遇到了疑似觀光局的訪員….
    調查的對象是日本觀光光客….

    她誤以為我是日本人….
    我則把她「轉介」給另一堆黃皮膚的男生…
    然後…他們是韓國人…..
    哈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