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ing life

看完Before Sunset,你覺得還想回味一下那些綿綿不絕的話語。你的方法是上網找別人寫的感想與評論,然後你看到這部似乎非常有趣的片子,《Waking Life》,你其實早已忘記那片子的片名,但是你看到DVD殼上面畫著Ethan HawkeJulie Delpy以最親密的戀人姿態分享一張床,你怎麼能不記起來呢?

這部片子記得沒錯的話原本是用手持攝影機找真人拍攝,在後製轉為像是動畫的感覺,原本我還納悶是否有這個必要,拍電影已經很累了,那個後製看起來很不輕鬆的樣子,導演真會給自己找麻煩,但效果是出奇的好,題材很特別,關於存在,也連帶討論一些夢,慾望與集體記憶。

我沒有看過日出,但日落真是令我大開眼界,竟然有人能夠拍出一部只有兩個角色從頭到尾都在講話與走路的電影,而且它還很好看。《Waking Life》也是從頭到尾都在講話,主人翁不停和各種不同性別職業膚色的人交談,大多數時候只是聆聽,這些人引用到尼采、沙特、齊克果、Benedict Anderson(想像的共同體),一些我忘記了一些純粹沒聽過,再加上一些牽涉到哲學的概念,在缺乏很多先備知識的情況下,很多話語來不及聽懂就被下一句追趕上了。

不停的走動、做夢、說話、醒來。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分不清是想像還是存在,分不清我存在是我的存在,還是存在於你的存在,或是在他的存在裡,我的夢是不是其實是闖進了你的真實存在,或是我們都存在於夢裡。時間是什麼?永恆是什麼?我最喜歡的台詞之一是There’s only one instant, and it’s right now. And it’s eternity. 剛好是導演兼編劇演的。如果我在做夢,我希望我知道我在做夢,就像所謂的lucid dream那樣,如果無法分辨是清醒還是夢中,我們最喜歡的應該是把永恆當作一個個當下。

整部片說了太多有意思的話,有一些我喜歡的沒有放在IMDB的memorable quote裡,是有點可惜。

不過關於存在的問題,對認識莊子的我們來說應該衝擊不會太大,莊周夢蝶或濠梁之辯這類奇怪的故事應該是那些夢阿記憶阿身份認同阿的老文獻吧。

另外,我手邊的片子是別人的(感謝~),如果您知道去那兒可以弄到這片子,希望能分享一下,想要看個幾十遍了解如何有魅力地碎碎念的奧秘。

2 comments

  1. i download one from BT website abroad,dont know if it is still has seed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