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BE 筆記

IxBE par la Compagnie Jérôme Thomas
兩廳院實驗劇場

今天見到了一位真正的小丑。西洋文學的傳統裡,小丑講話顛三倒四,卻往往是至理名言,看似瘋狂,卻是是所有人裡面最清醒的。

時髦的電子音樂,有點電影盲劍俠配樂的那種調調,帶了點東洋風。舞台大約是空的,背後一片泛著藍光的白幕,然後就是一身黑衣黑褲的表演者跟他的各種白球,表演者的身體和球配合著音效與燈光巧妙移動,說穿了就是雜耍,但又比印象中的雜耍特技高明,在精湛的肢體動作外,球的在場/不在場、球動/人動的反覆辯證,總覺有著超越肢體之外的濃濃禪意。雜耍可以跟太極拳的禪意相通,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表演者在座談的談話就跟他的表演一樣,似乎是個有智慧的人,演出像是經過思考的產物,不只是單純的動作而已。感覺上他完全知道他在做什麼。他說,在練習的過程中,一開始必然是經過漫長的模仿,練習基本工,待基礎打穩之後,有一天你必須反抗你所學過的一切,跟它說不,然後思考「我」到底要的是什麼(還特別提醒這個反抗不宜過早),並且勇於夢想,勇於實踐,勇於解決難題。在發展創意的時候,不要急著去討好觀眾,不要想說我這個動作會引起什麼樣的反應,而是必須要先想清楚,「我」跟我的球之間的關係,怎麼樣可以做到最好,若是一心想要標新立異,想要與眾不同,不是孤芳自賞,就是落得跟別人一樣。

雖然這些話現在聽起來像也沒什麼了不起,乍聽像是某種激勵人心的cliche,但我個人很喜歡,內涵是是主體性的追求,你必須要知道你是誰,你要什麼,瞭解你的位置,於是你能行動,而不會迷失。

劇團網站有這邊有些東西可看。

One comment

  1. 引我的朋友某A引Jérôme Thomas創作緣起的話(不過這個人不是表演者)

    “…同一部劇本,啟發不同的導演.不同的演員.不同的詮釋?對觀眾而言,也必須思考到底是在利用他們舊有的記憶,還是玩弄個人的文化包袱”

    哈哈,我看我應該是利用舊有記憶吧,因為我沒有文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