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展覽

當代藝術館現在在展兩個奇怪的展(2003.05.02-08.04),一個是中國藝術家馮夢波的《虛擬過去,複製未來》,另一個是Gary Hill的錄像作品。

馮夢波有幾個跟電玩有關的東西,在那邊踩跳舞墊玩玩射擊還挺有趣的,不過我真正覺得有樂趣的是智取威虎山的parody,場景在電影院,戲臺就是我們在電影院中看到的文革時期的批鬥大會堂,舞台上正上演一齣叫做「智取威虎山」的樣版戲,舞台上是模糊的,戲外的情節更有趣,例如開場的毛主席語錄、不時出現的「XXX外找」、後台的電話響個不停、忽然停電、中間插廣告寫著「會後有批鬥大會」等等,用電影院的一景,想必中國大陸的朋友來看應該是會看出更多有趣的東西。

在網路上看到一段文字,節錄一段:

新媒体的实验也出现了一些引入注目的艺术家,如冯梦波、邱志杰、汪建伟等。如汪以录像实录中国农民最普遍的茶馆生活,期望消解以往艺术家过于专业化的知识和技术的特权,揭示意识形态是怎样在日常生活中“生产”的。冯梦波的互动多媒体作品《智取DOOM山》,把自己儿时记忆的样板戏和其它电影片断置入复杂的电子游戏中,使各种意识形态符号在充满暴力、怪异的气氛中争斗,这是冯创造的游戏,也是他的生存感觉——世界本来就是一场相互争斗的游戏

果然文化不同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我以為是輕鬆的嘲諷,人家是以沈重的眼光看待的…

關於樣版戲,馮還有一個互動式家族光碟,叫《私人照相簿 /1996》,裡面有家族人的聲音、照片、和當時流行的影像、錄音帶,就是在裡面知道智取威虎山原來是有名的樣版戲之一,光碟很有意思,即使家中長輩過世了,卻還能從這片光碟中感受那個時代與那個時代背景下的長輩的樣貌,應該是很有意義的。

Gary Hill,DM 上說是「公認最具影響力的當代藝術家之一」,最有趣的是《高桅帆船Tall Ships, 1992》,是一個黑黑的走道,剛進去的時候伸手不見五指,強面上是不同年齡性別成排的人影,看起來怪陰森的,要有點探險的勇氣才能繼續走下去,後來聽說如果在一個地方待久一點,那個人影會逐漸靠近,直到變得跟真人一樣大。高桅帆船的意思不知是否與差異的指涉有關。

另外有一個很可怕的閃燈作品《牆作 Wall Piece, 2000》,每閃一次燈就看到一個人以不同動作跳起來一次,並吐出一個音節,看簡介是頗有趣的,但是閃燈實在太強烈了,怕眼睛壞掉,趕緊溜出來…

我最喜歡的是《URA ARU》(倒念也行),抄一段DM上面的說明文字「URA ARU一片中以西方的『回文』(從正或反像念意思相同的字或句子)文字遊戲對應日本能劇的內在結構」,螢幕上是能劇角色緩慢的動作,來回拉紙門的聲音,往復不斷,一串文字不斷地掉落,用像念經一般緩慢的平音,正著念,再倒著念,兩種念法都代表一個有意義的字,有時候這正反兩個字還有某種關係,很喜歡這種老日本緩慢細緻的風韻,可惜我完全不懂日文,即使學過日文也不見得懂那些不口語的單字,如果懂得回文的意思,應該會很有意思。

當代藝術館印了很漂亮的門票,用一個挖了個洞的厚紙套裝著一張紙票,紙票分兩半,各一個展覽,把紙票往外拉,紙套洞裡就變了個展覽…把門票印成這樣會讓人想收藏吧,如果展覽再有趣一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