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ria ebrietas

Roland Roland Barthes,〈有節制的醉〉,《戀人絮語 Fragments d’un discours amoureux》

酒飲微醉,花看半開。今而上課頗為激動,巴特這論調,不就是昨看的《柏林蒼穹下》所要傳達的觀點嗎,佔有慾、慾望、與享樂,不必然和冰冷的、批判的、邏輯的、知識的左派壁壘分明,肉體與精神必須結合,跨越二分的界線,不再停留在艾菲爾鐵塔之上俯望巴黎,而是要墜落地面,以民族誌學的方式,深入與市民對話,去理解城市。

今兒想想,也許我偏好的《柏林蒼穹下》這翻譯其實仍有由上往下看的全景式的觀點,不如後來的美國片名《慾望之翼》來得好,因為慾望是片子的主軸,只是這「翼」,產生了一種往上飛的味道,嗯…我還是喜歡原片名,因為天使迴旋的天空…比較美麗。

發現巴特法文書的封皮還真不賴,比英文版和中文版的都要富想像力太多了,看那輕輕碰觸情人的手啊…多細膩..

Comments are closed.